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我的爱情如尘埃更新章节目录(简漫宁陆御深)

2021-09-15 11:15:21小说名我的爱情如尘埃作者夏小霜zzy

小说简介:简漫宁陆御深是作者夏小霜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她爱他,爱到卑微如尘土。他不爱她,没关系,他身边还有别的女人,她也可...

我的爱情如尘埃更新章节目录(简漫宁陆御深)

《我的爱情如尘埃》第7章 她的葬礼

苏小月的精神状况变得非常糟糕,只要一看不到陆御深,就会情绪失控,大喊大叫,伤害自己。

陆御深为了稳定她的情绪,不得不把工作都搬到了医院。

时间一长,陆御深有些失去耐心,但他想着自己对苏小月的亏欠,一直压制着这股不耐烦。

御深哥哥……陆御深正看着文件,苏小月突然走过来,毫不顾忌的直接坐在陆御深的腿上,小月很想你,让小月陪着一起忙,好不好?

陆御深嗯了一声,注意力全在眼前的文件上,完全没发现今晚苏小月穿了一件颇为暴露的白色睡裙。

苏小月垂着睫毛,靠在陆御深肩上,手贴着陆御深紧实的腹部,轻轻摩挲。

御深哥哥,让小月更多的陪陪你,好不好?

陆御深动作停住了,苏小月以为这是默认,于是放肆的贴近去亲吻陆御深的侧颈。

小月一直很喜欢你,愿意为你做任何事。苏小月紧紧搂着陆御深,以后,都让小月陪你好不好?我以后只会有你一个男人,别的男人我一定看也不看一眼,御深哥哥……

她的手,直接伸进了陆御深的衣服里。

陆御深肌肉绷紧,心里猛然生出一股反感,他一把将苏小月推了下去。

胡闹!陆御深皱眉,抓起一旁的外套,今晚我让王妈来陪你,我有事,要回家一趟。

苏小月心里一慌,急忙抱住陆御深的腿,哭泣道:你不要丢下我,求你了,不要!

这些天她总是这样哭,哭得陆御深的耐心一天比一天少。

小月,我不会一直陪着你的。陆御深压着厌烦说,以后,会有爱你的人照顾你,但不是我。

他抽出自己的腿,往外走。

你不陪着我,那你要陪着谁?苏小月眼神瞬间疯狂凶狠,只是陆御深背对着她,没有看到。

你要去陪着简漫宁吗?你是不是忘记了她当初是怎么对我的,她为了你嫁给你,又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

陆御深脚步停了一下,苏小月急忙又说:御深哥哥,我才是真的爱你啊,离开你,我会死的。

但我已经结婚了。陆御深没回头,留下一句话,离开了病房。

从医院出来,他立马给秘书打去电话,问有没有找到简漫宁的下落。

还是没有……秘书说,我们也很奇怪,简小姐好像突然人间蒸发了,什么踪迹都找不到。

陆御深眉头狠狠拧紧:那就掘地三尺的给我找!

是。秘书应下,犹豫了几秒,还是说,陆总,您要不要想一想,简小姐如果躲起来不见人的话,会藏在哪里?我们这边被动的找,效率太低了……

陆御深想起了简漫宁在乡下的奶奶,简漫宁父母因为意外过世,她唯一的亲人,就是奶奶。

挂了电话,陆御深立即就赶去了乡下。

那边偏远难走,车子开了整整一夜,终于在第二天清晨抵达了那个小镇。

陆御深不记得具体的位置,只得去一家商铺打听。

简家奶奶,就在对面那条巷子,一直走到底,再右拐,有栋灰色小楼,那里就是。商铺老板说完,又十分遗憾的叹了口气,问陆御深,你是来参加她孙女葬礼的吗?

陆御深一愣:你说什么?

老板道:简家奶奶唯一的孙女,因为肝癌上周过世了,你不知道吗?

陆御深身体晃了一下,薄唇绷紧:不,不可能!

他转过身,看着那条幽深的巷子,用力的又说一遍:不可能!

《我的爱情如尘埃》第8章 放过她吧

穿过巷子,还没看到那栋灰色小楼,陆御深就已经听到了那边传来的刺耳的葬礼音乐声。

陆御深脚步忽然僵住了。

秘书追在他身后赶到,看着陆御深发白的脸色,体贴说:陆总,要不让我先去看看情况吧,也许是什么误会……

不。陆御深哑声开口,我自己去。

他迈开沉重的脚步,继续往前走。

那个灰色小楼,很快出现在眼前。

白色花圈堆积在门口,几个宾客从屋里走出来,与陆御深撞了个正脸。

不好意思,秘书拉着其中一个人,问道,请问这是谁的葬礼?

你们漫宁朋友吧,这里就是她的葬礼,唉,她也是可惜了,年纪轻轻的,竟然得了那么严重的肝癌。

你怎么知道是她?陆御深突然开口,嗓音冰冷,你看到了?

客人奇怪道:我怎么看到她,她被接回来了的时候,已经死了,难道我还厚着脸皮去看人家尸体吗?

陆御深突然用力道:没看到,那就是没死!

说完,他大步进入小楼里。

途中不小心撞到门口的花圈,花圈倒地,又撞到紧挨着的另一个,于是从门口到院子里的花圈都呼啦啦翻到。

院子里的客人疑惑看过来。

陆御深谁也不管,径直跨入客厅。

一具黑色棺材,就摆在客厅正中。

简奶奶颤巍巍的站起身:这位先生,你……

她话没说完,陆御深忽然抬腿,一脚接着一脚的踢在棺材上。

啊!宾客尖叫起来,客厅里顿时变得混乱,有反应快的客人急忙去拉陆御深。

滚!陆御深甩开那客人,最后狠狠一脚踹在棺材盖上。

轰——棺材从架子上歪倒,盖子滑落,露出里空荡荡的内部,里面,并没有尸体。

陆御深往里看了一眼,双眸变得更加猩红,他紧紧盯住了简奶奶,咬牙问:人呢,简漫宁人呢?

简奶奶抬起眼睛,平静地看了一眼陆御深,叹了口气。

你跟我进来。

她把陆御深带上楼,推开一间卧室。

房间不大,靠墙有一面书架,上面放满了玩偶和各种漂亮的小东西,这是简漫宁小时候的卧室,但里面并没有简漫宁。

她到底在哪儿?陆御深失去耐心,别给我绕弯子,不然我会让她以后的日子更加难过!

她就在哪儿。简奶奶走到书桌前,抚摸着上面的一个木头匣子,我的好孙女,就在这小小的木头箱子里。

陆御深愣了愣,嗤笑道:你开什么玩笑?别告诉我那个女人真的死了,我不信!

简奶奶平静地看向陆御深:你不信又有什么作用呢?漫宁已经不在了,这是事实,谁无法改变。

陆御深摇头,脸色阴沉又苍白:她不可能就这么死了,我那天见她,她还……

好好的——这句话,陆御深忽然说不出来。

他想起,那天和简漫宁在车里时,简漫宁脸色惨白,一直捂着腹部,后来,她也一直喊疼,求饶,甚至反复昏迷。

那时陆御深在气头上,没有在意简漫宁的不舒服,现在重新回想,只觉得后背发凉。

陆御深往后退了一步,倒在墙壁上。

是他疏忽了……

不是我不想把漫宁完整的带回来,是她……简奶奶弯着腰,用力抚摸那个木头匣子,痛苦道,是她跳了楼,摔得不成样子,我实在是……没办法把她完整带回来,只能这样了。

简奶奶闭上眼,轻声说:陆先生,我不知道以前漫宁和你有什么恩怨,但事已至此,还请你放过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