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陈原误入阴宅免费全章在线阅读

2021-09-15 11:10:22小说名陈原误入阴宅作者零度zzy

小说简介: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陈原误入阴宅》的小说,小说是零度倾心创作的一本男频其他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值得非常推荐。肸蠁灵兆,邱墟梵迹。祖母死后留下一本图画书,小时候当作小人书看,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本失传...

陈原误入阴宅免费全章在线阅读

《陈原误入阴宅》第7章 万山图

虎子我俩往回走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我俩先找了个面馆,吃了两碗炸酱面。

吃完之后,虎子戴上大墨镜骑上三轮车拉着我往家的方向走去。

到了胡同口没有骑进去,而是直接过去了。

他带着我去了潘家园儿旁边的一个老胡同里,进去之后,把车停在了一栋大门楼子外面,没有下车,而是骑在车上朝着院子里喊:李闯,你大爷的,在家了吗?家里有喘气的吗?

门很快就开了,是一个姑娘开的门。这门一开,这大姑娘像是乌龟一样把头伸出来,看着我们说:我说怎么这么臭呢,虎子,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怎么张嘴就喷粪啊,信不信我抽你大嘴巴,抽得你满地找牙。

甭废话,李闯在家吗?

姑娘回过头喊了句:闯,虎子找你。

好嘞!里面有人喊了句。我拉屎呢,等我一下。

姑娘这时候从院子里出来了,穿着一身睡衣,一双拖鞋,出来之后上下打量我,说:虎子,这是你朋友?我怎么没见过呀?

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陈原,这是大娟子,李闯他姐。虎子很不上心地介绍了一下。

大娟子这时候对着我伸出手来,说:你好。

这是我第一次碰大姑娘的手,握上大娟子手的时候,我第一感觉就是这手好软啊。我的脸顿时就红透了,呼呼冒火一般。

大娟子似乎是看出来了,看着我一笑,把手抽回去,捂着嘴转身就嘎嘎笑着跑进了院子。

虎子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老陈同志,这样婆子你也拍?我看你是饥不择食了吧。要拍你也拍那美籍华人那样的啊。这大娟子就是个女汉子,小时候没少劫道收拾我。多亏我爸把我送我舅舅家去了,不然我觉得自己会被她欺负死。

虎子你怎么说我姐呢?一个小寸头,尖嘴猴腮的小伙子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提裤腰带呢。

出来后看到虎子就乐了,说:虎子,这几天忙啥呢?没见你出来溜达啊!

虎子说:有正事儿,听说你在潘家园三爷的铺子里干学徒呢,寻思着你怎么也比我们强。有样东西你给䁖䁖。

啥东西啊,破瓷片还是前清年间的尿壶啊,我对那些玩意可没兴趣。你丫能有啥好东西?你家好东西都被革委会给抄走了,就给你家留下一副大胖小子的年画。就这还是因为贴的时候浆糊刷多了,实在是扣不下来。

虎子说:你还别瞧不起人,这次是金的。

听说是金的,这李闯顿时眼睛就亮了,说:金的?走,去我屋,让我开开眼。

我们下了车,把车锁好。然后进了这大院子,进去之后,李闯带着我们进了厢房,坐好之后,虎子对我一挑头,我把东西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李闯拿过去前后看看,然后看着上面的文字说:这是契丹文啊,我看不懂,不过我可以印下来,给三爷看看。怎么的,这东西要出手?

虎子说:是啊,要出手。

李闯说:这么着,先印下来,然后我给三爷看看,看看三爷收不收。我看这是好东西,就看三爷看得上看不上了。

虎子说:闯,主要问问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对这是个什么玩意挺感兴趣的。

李闯一拍胸脯说:得嘞,包我身上。

虎子说:还没吃饭呢吧,走吧,哥们儿请你下馆子去,想吃啥,随便你点。

随便点?虎子,我发现你小子挺阔啊!今天就宰你了。李闯一笑,露出来一颗虎牙。

我们三个从屋子里出来,李闯对着正房那边喊了句不在家吃了,和朋友出去吃。没等正屋答应,我们就快速到了外面。找了个馆子,要了几盘饺子,几个菜,弄了一瓶二锅头,我们三个就喝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虎子把我介绍给了李闯,我俩握了手,就算是朋友了。

接着,虎子开始吹捧李闯,把李闯捧得挺开心的。其实我知道,虎子就是为了想知道这东西到底是啥。

李闯拍着胸脯保证,明天给我们消息。

我和虎子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虎子妈很担心我们,见到我们回来了,也就放心了。

虎子说租了个铺子,过两天就搬出去了,虎子妈问虎子哪里来的钱,虎子说你别管了,反正不是偷的。

这虎子从小在滦县长大的,和他妈也不是太亲。虎子妈也就不怎么敢管他,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多问了。让我们早就睡觉,别熬夜。

第二天中午,我们过去督促房东搬家,房东正一车一车往外拉呢,我和虎子帮了半天的忙,到了下午的时候就搬完了。随即钥匙就交给了我俩,这房子就是我俩的了。

房东还给我们留了家具,缺点别的,我和胖子去了旧货市场,拉了几三轮车回来。

天黑之后,我俩还就有了家了。

虎子和我去找了李闯,还是在大门口喊他。

李闯出来后说:你们怎么才来啊?你们再不来,我就要去找你们了。三爷说了,让你们明天带东西过去一趟。这东西他想要,过去谈谈价钱。

我和虎子回到了家里之后,连夜搬家。虎子爹妈帮着我俩搬家。到了我们的新家,帮我们忙到了半夜才走。

我看得出来,虎子的爹妈挺照顾虎子的,应该是觉得把他送给了舅舅,有些亏欠吧。

我和虎子总算是都能睡在床上了。我俩的床离着不远,中间摆着一个茶几,就像是酒店标间的样子。虎子倒在床上,说:老陈,明天见到三爷,你别说话,听我的。这家伙黑着呢,潘家园儿开铺子的,没有什么好人。

我说:无奸不商,做买卖的都一个德行。实在人做买卖赚不到钱。

这时候无聊,我就把那本《地理万山图》拿出来了,打开之后无聊地看着,这序是这么写的:

地理之说,繁杂不一。今与古殊,甲与乙异。同师之学,或彼此各名其长;一人之身,或前后顿易其义。善于立论者,辞达而理未举;妙有心得者,语晦而笔不灵。理气明晰,未必贯穿形势;龙脉审辨,甚切错谬阴阳。擅其长者,了然于心目,灿烂于口舌矣。又复吝惜珍秘,移易颠倒,失所依据,不能分别而抉择之也。

这开头我大概还是能理解的,虽然是古文,还算勉强看得懂。但是后面的那些古文可就一点都理解不了了。能看懂的,也就是里面的那些山水插图。

虎子在那边捧着武侠小说在看呢,看到激动的地方,他还会激动地跳起来,浑身颤抖。看到伤心处,他会热泪盈眶。

我看困了,就把书塞到了枕头下面,翻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闯就骑着自行车在铺子外面喊我俩了,我俩起来之后和李闯一起去吃的早餐,在胡同口吃的豆浆油条,吃饱之后去了潘家园儿。这三爷的铺子后面有个院子,李闯带着我们去了后院。

《陈原误入阴宅》第8章 尸影的邀约

三爷穿着传统的汉族服装,手里捏着个紫砂壶。他小平头,大方脸,这脸蛋子上有颗痣,这黑痣上长了一撮毛。我昨晚就听虎子说了三爷这形象,外号一撮毛。

三爷一伸手说:两位,请坐。

虎子说:三爷,开门见山吧。这东西您䁖䁖。

虎子一摆头,我就把东西拿出来了,递给了三爷。三爷接过去,捧在手里仔细端详,没开价,先问:这东西哪里来的?

虎子说:怎么都问这个啊!三爷,您先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吧。

三爷呵呵一笑,把东西还给了我们,说:开个价吧!

虎子说:三爷,先说说这是什么东西吧。

我看得出来,三爷不想说。

但是恰好这时候,外面有个女人说了句:我告诉你们这是什么东西吧。

接着,门突然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一个女的,我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在北京饭店接触的那个尸影。

尸影进来之后,三爷过去点头哈腰。当时我就感觉到了这个尸影的身份不一般。按照虎子说的,这三爷在潘家园儿这一代也算是德高望重了,给这么一个小丫头点头哈腰,这里面就有点意思了。

三爷说:您怎么亲自来了?这东西您只要看上了,我就能给您收过来。

我心说他们合着都是一条线上的啊,兜兜转转,还是没绕开这女的。这女的到底什么来路啊。

尸影看着我们说:你们想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来告诉你们。

这时候,李闯拎着的暖水瓶进来了,给我们倒了水,然后站到了旁边听着。

尸影说:这牌子是辽代中期的老物件,这是镇魂牌,民间叫压舌钱。人死后,会往嘴里放一枚钱,民间有放铜钱的,有放银币的,现在国内应该是放五分的硬币吧。再有钱的人家会放金币。放了这压舌钱,死人就不会去阴间告阳间的状,压了舌之后,也就不会吸了阳气诈尸了。而这金牌就是辽代皇家的东西,按照上面的契丹文写的,这死的是一位辽代的出了嫁的公主,叫耶律阿朵。汉名叫耶律贤。

虎子说:然后呢?

尸影这时候一笑,说:暂时就知道这么多,想知道更多,还需要我们好好合作才行。首先第一步,就是告诉我这牌子从哪里得到的。

李闯在旁边大声说:一万美子,虎子,你们发了啊!

三爷在一旁狠狠瞪了他一眼,斥责说:喊什么喊,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滚出去。

李闯吓得吐了下舌头,灰溜溜出去了。

虎子这时候一笑说:我要是不说,是不是这牌子您就不收了啊!

尸影这时候皱皱眉,然后把包拎起来了,放在了桌子上,从里面拿出来一沓子美金放在了桌子上,她说:你数数。

虎子拿起来,在手指上喷了唾沫数了一遍,不多不少就是一万美金。

我们也没见过美金啊,不知道真假。虎子说:不会是假的吧。

三爷用手捏着自己的一撮毛,站到了虎子的面前,说:小子,说话注意点,尸老板是有身份的人。我用我的人格担保,还可以给你写担保书。

虎子看看三爷,说:三爷,您做担保,我自然就信了。

他把美金扔给了我,然后把牌子往前一推,然后看着我说:老陈,我们撤。

我们拿着一万美金到了家里,开始算计着怎么把美金换成人民币。结果还没到中午,李闯就带人来了,来的是个大学教授,戴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这家伙拎着一袋子大团结,就是来换美刀的。

国内外汇紧张,去银行根本换不到多少美金,所以黑市上美金特别吃香。黑市上都是一比十换的,李闯带来的这位,张嘴就说全要了。虎子我俩一商量,就都给他了,换了一袋子大团结回来。

这么一大笔钱放在家里真的太危险了,我俩立即去了银行,弄了个存折,把钱存了起来。不过银行的告诉我们,取钱超过一万,必须提前一天预约。

我们拿着存折出来之后,在三轮车上,虎子亲存折,亲完了给我,我亲。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么一块牌子就换了整整一袋子大团结回来。一捆一百张,一千块钱,整整一百捆大团结,存钱的时候,银行的人数都数了很久才算是数清楚了。

虽然潘家园这地方做买卖的多,但是一下能存十万的人也不多了。我看得出来,银行的大姐看我俩的眼神都是放光的。

回到家之后,我和胖子来不及想别的。首先,我俩去书局弄了很多书回来,进书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本《中国古文翻译词典》,这本书非常厚,我捎带手就进了一本。

我们进了很多武侠小说和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给男的看,言情小说给女的看。书店就这样开起来了。

书店开起来之后,我们才去工商局办的手续,办手续不算麻烦,我们也不着急,反正你不给我办手续,我照样开店。咱不偷不抢,合法经营。

书店开起来之后,生意还算是不错,每天都有个二十块钱左右的收入。我们最希望的就是有人把书借走就不还了,我们一套书五块钱进的,押金都是十块钱。你要是不还了,我们就赚大发了。

有一天,虎子和我商量,弄一辆长江750大挎斗子开开。男人有不喜欢车的吗?我当即就同意了。

当天下午虎子就把挎斗子开回来了。我俩锁了店门,戴上大墨镜,他开着挎斗子在四九城带着我兜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加满了油,90号汽油六毛钱一升,加满油花了三十块钱。

到家的时候,门口停了一辆桑塔纳轿车,我们的车刚停下,轿车的灯朝着我们闪了两下大灯。

我俩下车之后,过去伸着脖子一看,竟然是尸影。

她下了车,看着我俩说:你们的书店挺不错的,我可以进去借本书吗?

现在天气挺热的了,尸影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戴着遮阳帽,扎着一条红色腰带,显得特别有气质。这美利坚的女同志就是和国内的不一样,洋气!

我说:我们开书店,自然希望有顾客关顾。

进来之后,尸影在屋子里走了两圈,选了两本书拿着过来,交了押金之后,她坐在了椅子里,拿着书看了起来,一直看到了天黑之后,她才扭了扭脖子,说:虎子,老陈,你俩都饿了吧。我请你们吃饭吧。

虎子说:吃饭就免了吧,你来干嘛来了,有话直说。

尸影把书放下,随后站起来一笑说:我是来请你们参加我的生日宴会的,我在郊区托人买了个院子。三天后是我的生日,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去捧场啊。我在国内没有什么朋友,我可是当你们是朋友了。这是地址。

说着,拿笔写了个纸条,递给了我们。

虎子接过去之后,一笑说:既然你当我们是朋友,我们一定去给你捧场。

那就说定了,老陈,到时候你也一定要过去。到时候会有很多朋友过去,我介绍一些朋友给你们认识。

我点点头说:好,我一定过去。

尸影出去,开上那辆桑塔纳走了。

虎子说:这辆上海桑塔纳二十多万啊,这婆子是真有钱啊。

我说:她真当我们是朋友了?

虎子看着我笑笑说:还不是为了知道哪牌子的秘密。看着吧,指不定搞什么幺蛾子呢。

这天晚上,我拿着那本《古文翻译词典》对照着我祖母留下来的那本《地理万山图》看了起来,我一句一句的查,做注解,总算是让我看懂了这本书。

我这才发现,这是一本关于阴宅大墓的风水书。越看越上瘾,不知不觉就看到了天亮。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