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好看的十本小说15406897-米晚烟写得小说

2021-09-15 10:55:03小说名15406897作者米晚烟mp

小说简介:陆斯年苏染是著名作者米晚烟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

好看的十本小说15406897-米晚烟写得小说

第一章生日快乐

人在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

否则此后余生,再遇见的人都会不如他。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话,苏染脑海里骤然浮现出一人。

陆斯年,她男朋友,可从那天吵架后,他再没有给自己发过一条短信。

眼底染上抹黯然。

恰逢手机响起,是最好朋友苏幽语发来的消息:苏染,我们都到了你快点来哦!

今天是苏染的生日,几个朋友约好了给她庆生。

苏染回了句:现在就出发!就匆匆收拾好东西,与主编玫姐告别。

玫姐一身大牌定制,脸上妆容精致,她将手上的东西递给苏染:你的聘书,明天早点来,带你出外景。

苏染惊讶接过:好的……玫姐。

她所在的这家杂志社是全国闻名的时尚杂志《嘉年》,传媒行业的毕业生无不想来这里工作。

苏染今年大四,托学长介绍已经在这儿实习半年,但从没想过竟然能拿到聘书!

可是……

想到了什么,苏染心里升起些愁绪,但很快就压下赶往饭店。

到包厢时,已经来了不少人。

苏染刚走进去,就被林溪拉着坐在了身边:终于到了,就等你一个人了。

她和苏染长得有几分相似,还剪着和苏染相似的发型,穿着和苏染相似的衣服。

乍一看,别人甚至会把两人认成姐妹。

抱歉抱歉。苏染歉声说着。

一旁苏幽语笑着接过她的包放在一旁:我叫了陆斯年,他还没来,你不是最后一个。

话刚落音。

就听林溪惊喜喊了一声:陆斯年,你竟然现在才来!

苏染下意识转身,和门口的男人四目相对。

他穿着黑色衬衫和西装裤,简单的裁剪将他修长身形完美展示,俊朗的脸在灯光下像是在发光。

或许太久没见,苏染喉间梗涩了一瞬。

气氛有些古怪。

这时,苏幽语笑着起身将位置让给陆斯年,让他们两人挨着坐。

可饭吃到一半,两人也没说过话。

直至陆斯年起身出门去卫生间,苏染也站起身来要跟出去。

手却被林溪抓住:你要跟到卫生间去?

苏染脚步一顿。

一旁苏幽语眉头皱了皱,拉开林溪的手:他们的事,让他们自己说去吧。

林溪眉间沉了下来,目送着苏染离开。

过了会儿也悄悄跟了出去。

包厢外。

陆斯年没有去卫生间,而是站在走廊尽头,拿着瓶酒,作势要喝。

跟出来的苏染忍不住开口:不是才答应了我不再酗酒。

陆斯年寻声抬头,朝她摊开手:酒瓶是空的。

苏染这才明白自己被骗了,转身想走。

陆斯年直接伸手将人圈在怀里:终于跟我说话了?

苏染心里忍不住的泛起委屈:这么久你一条信息都没给我发。

爱情里,注定爱得更多的那个更卑微。

四年里,总是她道歉妥协,唯一的一次任性也被他无视。

太忙了,陶教授又接了几个项目,大概是想在我出国前多压榨我……陆斯年把全身的重量压在苏染身上。

苏染闻言却一怔。

陆斯年不觉,从口袋拿出一条项链给她戴上:生日快乐。

脖子间触感微凉,属于他的气息席卷而来,柔软了苏染的心。

而不远处阳台角落里,目睹这一切的林溪眼底全是嫉妒!

又过了一个小时,生日会结束。

陆斯年刚刚坐上驾驶座,就发现钱包不见了。

他面色一变,甚至来不及和苏染说,匆忙折返回包厢。

却见包厢里。

林溪正拿着他钱包,指着其中夹着的照片,笑问:这个女孩,不是苏染吧?

第二章 丢失

相片里是个长发女孩的侧脸,看起来十几岁,和苏染几分相似。

陆斯年没有回答,上前夺回钱包和相片:不要乱动我的东西。

他好像也不在乎林溪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直接转身离去。

林溪看着他背影,狠狠攥紧了手。

她很确定那不是苏染!

陆斯年是帝海大学的传说,长得帅智商高,拿奖拿到手软。

这样一个高岭之花,却突然有一天就和苏染在一起了。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而现在她终于知道了原因。

可紧接着疯涨的是不甘与嫉妒,明明她也和那个女生长得很像……

另一边,陆斯年回到车上。

后排,苏幽语醉意沉沉:苏染,以后你毕业了可一定要留在我身边啊,我舍不得你。

苏染扫了眼后视镜里陆斯年的神情,笑着敷衍过去:嗯。

陆斯年眼底暗沉了下来。

车开到一个旧小区,苏幽语下车走上去。

直到收到她报平安的消息,不放心守在楼下的苏染才让陆斯年开车离开。

夜色疏忽而过。

第二天一早。

苏染穿着陆斯年的衬衫正在做早餐。

陆斯年从房间里走出来:才6点,怎么这么早?

有外景,我得早点去。

陆斯年想了想:我送你。

苏染没料到他会说这话,毕竟之前,他对她的工作一直表现得毫无兴趣。

半个小时后,车开到公司楼下。

下车前,陆斯年递给苏染一份文件:这是出国申请表和各种注意事项,报名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

他眼眸微亮。

苏染没动,两人之前吵架,就是因为出国的事情。

她在国内已经有了很好的工作,即使出国回来也不一定能更有前途。

但陆斯年早就定好了出国的计划。

而现在,显然,他以为自己想通了。

苏染看着眼前的文件,不想两人刚合好的关系再次弄僵,只好先接过来。

来到杂志社,才7点半。

苏染打开电脑,检查好文件排版之后发给主编玫姐。

就见她从办公室走出来:今天跟现场要仔细一些。

苏染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今天要拍的是当红流量明星姚蕾。

姚蕾荧幕上表现的大方可爱,实际上在现场却喜欢耍大牌,挑东捡西,很难伺候。

苏染作为助理,在拍摄现场被她使唤得团团转。

拍摄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

姚蕾趾高气扬的离开了,现场的工作人员正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苏染清点着衣服,忽然脸色大变,急忙叫住要走的玫姐:玫姐,有一套品牌方下季度的礼服不见了!

那是品牌还没发布的衣服,要是弄丢了整个杂志社都讨不到好。

所有人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可外景没有监控。

突然,苏染想起姚蕾走时得意的笑容,低声对玫姐说:礼服可能被姚蕾拿走了!

玫姐看了她一眼,有不信也有怀疑,但还是带着苏染追上了姚蕾的车。

因为杂志社的车突然出现挡在前面,姚蕾的车一个急刹——

苏染下车,就迎上姚蕾满含怒气的眼:你做什么?!

苏染语气平缓:姚小姐,我们发现有一套品牌方下季度的礼服不见了,您能让我们检查一下吗?

姚蕾一僵,讥笑道:就你,凭什么?

刚下车的玫姐连忙走过来:姚小姐,我们不是在怀疑你,只是怕有人做事不仔细。

话是这么说,却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检查可以。姚蕾指着苏染,但要是没有,你让她跪下给我磕头!

第三章 酸涩

僵持之际。

苏染就见姚蕾身后,她助理正偷偷摸摸做着什么。

她上前夺过助理手里的东西,正是丢了的那件衣服!

苏染检查着衣服,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朝玫姐点了点头。

姚蕾见事情败露,脸色又红又白:不就是件破衣服!

玫姐见状,忙笑着说场面话告别。

苏染拿着衣服正要离开。

姚蕾的声音却再次响起:你等等。

苏染下意识回过头,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瞬间,白皙的脸上起了一片巴掌印,火辣辣的疼。

姚蕾趾高气昂,扔下句:玫主编,我帮你调教调教新人。

就上车离去。

一个是当红大明星,一个是杂志社新人,玫姐也没办法:你先回去休息几天吧,正好处理毕业的事情。

苏染喉咙像是被堵了一团棉花,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我知道了。

回到宿舍。

苏染躺在了床上,整个人蒙在被子里,眼神空洞无光。

莫名的,这一巴掌仿佛将她拉回了痛苦的过去……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上面备注是妈。

苏染眼神颤动,迟疑了很久还是接起。

然后就听那边传来母亲哭哭啼啼的声音:苏染,那女人和她的女儿回来了,你快回来。

苏染毫无波澜:我不会回去。

她永远讨厌自己的身份!为什么她妈不能离开那个男人?

从小她就被欺负,被扇巴掌,被驱赶,在饭里加虫子,甚至还摔断过腿。

可她妈从来都只会柔弱的依附在那个男人身后,没有保护过她一次。

后来,她终于如愿考上大学,也离开了那个令她窒息的地方。

现在她怎么可能回去?

想到这儿,苏染不禁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出来,我养你。

跟你?跟你有用吗?苏母冷冷讥嘲,你一年的工资还不够我买一个包。

苏染大脑一片空白,她终于明白,其实母亲对那个男人的爱也是廉价而苍白的。

最后,她无声挂断了电话。

蜷在窄小的床上,苏染脑袋放空。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再次响起,是陆斯年。

她看着闪烁的名字,整理好情绪,接起:喂。

听着苏染有些哑的声音,陆斯年直觉不对: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工作上有些不顺心。

闻言,陆斯年声音更加温柔:别不开心,你还有我呢。

这之后,他又说了很多好听的话,哄得苏染心情微微好转。

没过一会儿,室友打开门,满眼羡慕的对她说:苏染,我刚刚在下面遇见了外卖小哥,你男朋友给你定了最有名的米其林餐厅的外卖,他是怎么做到的?!

苏染也不知道,她吃着布蕾,眼中瞬间泛起一片雾。

摸过手机,看着上面陆斯年的留言: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她抿了抿唇,打开他给的文件夹,填好了申请书。

第二天。

苏染去办公室交申请书,却发现老师不在。

转身正要走,迎面却遇到了林溪。

林溪扫过她手里的申请书:怎么了?老师不在?

苏染点了点头。

林溪笑的乖巧:没关系,正好我们学生会在楼上开会,等老师来了,我顺便帮你交了吧。

苏染没有多想,将申请书递给她:谢谢。

然后离开。

林溪望着她背影渐渐消失,脸上浮起扭曲的恨意,然后毫不犹豫的将申请书撕碎,丢进了垃圾桶!

第四章 误解

两天后。

苏染还在寝室里准备出国面试的问题。

就接到了陆斯年打来的电话:你今天为什么没有去面试?

苏染一愣:今天?可是我没收到通知啊?

她边说着,边翻看着邮箱,里面什么都没有。

电话那头,陆斯年却说:你是没有去交申请书吧?

苏染急忙解释:我真的交了申请书,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收到面试通知。

陆斯年不信:苏染,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去就不去,我并不是要逼你。

可我不喜欢你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