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小说原来爱那样惊心更新-苏颖薇陆遥川小说免费完整版

2021-09-15 10:50:21小说名原来爱那样惊心作者我是大神zzy

小说简介:精品小说《原来爱那样惊心》是我是大神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类小说,主角苏颖薇陆遥川,小说情节跌宕起伏.三年婚姻,四次流产,换不来他的半分柔情。初恋回归,他和小三柔情蜜意,恩爱万分。而她这个正妻,却只是能看着。她不甘心,为...

小说原来爱那样惊心更新-苏颖薇陆遥川小说免费完整版

《原来爱那样惊心》第7章 我全都答应

要薇薇的肾?父亲一惊,瞬间就怒了,陆遥川,你还是人吗?薇薇是你妻子。这些年,为你做了这么多,你现在竟然要割走她的肾?

陆遥川看了一眼腕表,他一身沉黑的西装,身形修长俊美,身后还有人替他撑着大伞,不同于苏颖薇父女二人的狼狈淋雨,他高高在上,矜贵优雅。

我没时间跟你们浪费。他说完,父亲身后的两个男人马上上前来。

拿不出来钱,那就用你的手脚来还吧。两个男人说着,竟直接抽出一把锋利的砍刀。

不要!苏颖薇大喊。

可两个男人还是将父亲拽走了,压着他的手臂,刀刃直接就切了下去。

父亲痛苦的惨叫了一声,又忍着痛,对苏颖薇说:别管我!反正我年纪这么大了,活够了。想要我女儿的肾,陆遥川,你做梦!

苏颖薇哭着摇头,她怎么忍心就这么看着父亲被切手砍脚?

我给你。苏颖薇崩溃的答应,陆遥川,我把肾给你,你放了我父亲。

陆遥川抬抬手指,两个男人顿时松开了刀子,血水冲散,流淌到了苏颖薇的脚边。

还有离婚协议书,你现在签字。他递过来一份文件,马上有人撑伞过来,避免文件被打湿。

苏颖薇眼眶酸涩不已,泪水混合着雨水涌下。

她哽咽着道:我也可以签字,但我有一个条件。

陆遥川敛眸盯着她:说。

苏颖薇用力拽紧了手指,哑声说:我要你,最后睡我一次,温柔的,主动的。

这个条件一出口,不仅是陆遥川,那些下属们都嘲讽的笑了起来。

苏颖薇,你就这么贱吗?到这个地步了,还想让我睡你!

苏颖薇忍着苦楚委屈,咬牙道:我就这个简单的条件,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陆遥川沉默了半分钟后,点头:好,我答应你,看在这几年的情分上。

说完,他回身便往医院里走。

苏颖薇也被拽起来,拖进医院,扔到了一间病房里。

陆遥川随即走进来,脱下外套道:没时间了,就在这里做吧,我会速战速决的。

苏颖薇淋了许久的雨,嘴唇都冻成了青紫色,她哆嗦着道:我要去酒店。陆遥川,我就这一个简单的条件,最后一次,你总应该让我舒舒服服的度过。

陆遥川皱眉,眼底似乎有厌恶闪过,苏颖薇已经不想去分辨。

她要的,不仅仅是跟陆遥川的一夜,而是要把那一夜录下来。

洛程程心脏不好,受不得刺激,可她偏要去刺激她。

老天不给洛程程报应,她就自己去报仇。

好,我给你订一间酒店,但这是你最后一次提要求,要是到了酒店,你还磨蹭,那这个条件,就作罢。

苏颖薇很快被送到了酒店,她冻得浑身发抖,名正言顺的借口去浴室洗澡,就在浴室里,她藏好了手机,露出摄像头。

最后她披着松垮的浴衣,就在浴室里叫来陆遥川,直接吻了上去。

热水让苏颖薇脸颊泛红,肌肤柔腻,氤氲的热气朦胧暧昧,营造出几分虚幻的美好。

从流产之后,两人已经是快一个月没有做过,洛程程身体又那么不好,想来也不能帮陆遥川纾解。

可就算这样,陆遥川还是对洛程程那么好……

想到这里,苏颖薇心里更是嫉妒不甘,她豁出去一切尊严,极尽热情的缠绕上陆遥川的身体。

两人的这一次,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激烈和缠绵。

《原来爱那样惊心》第8章 离婚了

一切结束后,苏颖薇精疲力竭。

两人从浴室开始,在床上结束,她蜷缩在柔软的被子里,疲惫得想要直接睡过去。

陆遥川在一旁整理着衣服,垂眸盯着苏颖薇纤瘦的,蜷在一起的身体。

他记忆中,这个女人并没有这样瘦,她好像整整削减了一圈……眸色暗了暗,陆遥川立马移开了视线。

这个女人瘦没瘦,都跟他没有关系。

穿衣服,去医院。他扣上最后一颗纽扣,声音淡漠。

苏颖薇闭了闭眼睛,强撑起身体。

可下床落地的瞬间,她还是因为双腿虚软,跪倒在地上。

陆遥川手指动了动,刹那间想要扶起这个女人,可苏颖薇并没有等他动手,便自己扶着床沿,撑起了身体。

她紧咬着嘴唇,缓慢无力,却又极其坚定的套上那些还没有干透的湿衣服。

陆遥川心口忽然涌出一股怪异的情绪,他没去分辨那是什么,只是冷淡的说:算了,明天一早,我派人再接你。

让她今晚先休息吧。

不用了。苏颖薇坐在床边,床上裤子,清瘦的脸颊上没有表情,木然的说,现在就去医院,我把肾拿给你,你把钱,给我。

她站起身来,又说:还有离婚协议书……

提起这几个字,她心口就痛得无法呼吸,顿了一下,她用力吞进去一口空气,然后竭力平稳而清晰的说:我现在就签。今晚之后,你跟我,从此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她用力的说完,迈开脚步立马往外走。

她怕自己再多待一秒钟,就会脆弱卑微的哭起来,然后哀求陆遥川不要……

她是那么的爱他,哪怕被他伤害到这个地步,她还是想要留住他!

快步离开房间,苏颖薇才容许自己的眼泪流下来,随即又迅速被她擦掉。

房间里,陆遥川紧紧皱眉,盯着那个女人离开的方向,垂在身侧的拳头,竟然毫不犹豫的捏紧了。

一刀两断?

什么时候起,这个女人,竟然敢跟他说出这样的话?

他阴沉着脸,带着充满冰冷的低气压,随后走出房间。

苏颖薇已经在酒店外等着了,路灯光芒昏暗,映得她身形单薄,好似一阵强风,就能直接将她纤瘦得过分的她直接吹走。

陆遥川眼底的冷色更加浓重了,他感到愤怒和不悦,但不知道那股情绪,为什么而来。

两人沉默的坐进车里,苏颖薇盯着窗外倒退的风景,淡漠平静的问他:离婚协议书呢?

陆遥川皱眉,阴鹜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跟我离婚?

前几天,这个女人还咬牙喊着死也不离,现在变卦如此之快,看来之前的真心,恐怕全都是做戏!

苏颖薇笑起来,嘲讽道:我怕再不离婚,我爸妈最后都不会不得好死。

父亲被摁在地上砍手的画面,无比的清晰的刻在她脑海中,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苏颖薇,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凉薄无情。

陆遥川绷紧了面色,竟没有应话,也没说离婚协议书到底什么时候送来。

到了医院,苏颖薇被抽血,做基本的检查。

她安静的坐在休息室里,不说话,也不动弹,像个没有生气的木偶。

许久之后,一个秘书送来了新打印的离婚协议书。

苏颖薇终于移动了身体,她直接越过陆遥川,从秘书手里接过文件,然后蹲下身,翻开准备签字。

陆遥川张了张嘴,想要说话,这时,医生拿着检查结果来了。

苏小姐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如果现在直接摘肾,可能会有危险,要不要调养一段时间再说?医生中肯的问。

苏颖薇听着失神的听着医生的话,猜想着陆遥川的反应,同时手下动作也没停,刷刷的写完了她的姓。

陆遥川看着她毫不犹豫签字的样子,怒火隐忍的道:不用,这女人的死活,不用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