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新小说阮芷音-程越霖更新-何春香阮芷音程越霖更新免费阅读

2021-09-15 10:50:02小说名阮芷音-程越霖作者春雷炮sc

小说简介:人气小说《阮芷音-程越霖》是来自春雷炮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何春香阮芷音程越霖,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值得推荐。你们看见,是这花团锦簇,锦绣江山。我只看见,黄土下埋着残骨,黑暗中藏着...

新小说阮芷音-程越霖更新-何春香阮芷音程越霖更新免费阅读

《阮芷音-程越霖》第1章 沉塘碎骨

熙熙攘攘,烟火缭绕。

正午,酒楼里正是上人的时候,洗菜的切菜的颠勺的传菜的,忙的脚不沾地不亦乐乎。

外面喊了一声什么,厨子应了句,从木架子上取下两只金黄滴油的烤鸭来,冒着热气放在案板上:阮芷音,把这个片一下。

好的。站在案板前的女孩子应一声,一手扶着案板,一手拿起了一旁的刀。

刀是剔骨尖刀,略有狭长,给人种十分锋利的感觉。可握着这刀的手却是女孩子特有的白皙纤细,指节分明,看上去似乎没有一点力气。

手的主人也是如此,阮芷音是个不过十八九岁,文静窈窕的女孩子,眉眼微微低垂着,面容姣好,但身形有些单薄。和无数穷人家吃穿不好,不得不小小年纪出来讨生活的女孩子没有什么两样。

可就这单薄瘦弱的姑娘,手腕微动,只见尖刀在手掌中行云流水的转了一圈,划开烤鸭的皮。

她手上的动作快的几乎叫人看不清,不过是眨眼之间,一只完整的烤鸭就剩下个骨架。

骨架上一点儿破损都没有,而一旁的盘子里,是一片片厚薄相当的鸭肉,每一块上,都还连着金黄的皮。

简直像是用尺子量过一般。

阮芷音在这恒春酒楼后厨里是个打杂的,但比旁的打杂工钱要多一点,也不用干那些搬搬扛扛的重活儿,就因为这一手叫人叹为观止的刀工。

芷音这刀工是真好,就是干了几十年的老师傅,那也就是这水平了。就连一向严苛的厨房管事也忍不住夸了一句,然后猜测道:你家以前十有八九也是开饭店的,哦,也许是杀猪的。

阮芷音低头笑了笑,低声道:可惜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可别勉强,慢慢来,总有一天能想起来的。站在一旁手脚利落配菜的妇人忙安慰着。

阮芷音应一声,抬头的时候伸手撂了一下头发,遮去了眼中没有来得及掩饰的一点亮光。

妇人端了两个大盘子来,帮着阮芷音一起装盘,突然听到外面闹哄哄的。

怎么了这是?

还没等众人出去看看,一个小厮匆匆忙忙的冲了进来,脸色很难看,口中喊着:伍婶伍婶,出大事了,找到伍大哥了。

什么?妇人整个人呆住了:他,他回来了?

小厮脸色更难看:不是,他,他……

他怎么了?何春香急道:你快说啊。

我说了你别急啊。小厮纠结道:他死了。

啪的一声,何春香手中的盘子落了地。

伍婶你别急。阮芷音一把紧紧握住何春香的手腕,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伍大哥失踪一年了,怎么就突然死了?哪里来的消息?

就在外面。小厮擦了擦脸上的汗:外面那个池塘,刚才有人从里面捞出了几块人骨头,然后就报案了。去了好些捕快,说从一块骨头上有个残了的玉佩,有人认出来,是伍大哥常年随身带的。

何春香身体又晃了晃。

阮芷音虽然看起来单薄的很,力气却很大,一手托着有些往下滑的何春香,转头对管事道:刘师傅,我陪伍婶出去看一下。

好好好,快去。管事摆了摆手,催促道:小心点啊。

阮芷音几乎是架着全身无力的何春香出了门,一边安慰着:伍婶你别着急,哪能有这样巧的事情,十有八九是他们看错了……

何春香使劲儿点了点头,脚下的步子又再大了一些。

这是个野塘,就在饭店门面,没走多远便看见边上围了一圈的人,有穿着官府的,也有周边住着的百姓来看热闹。

有人眼见看见了何春香,立刻喊了出来:伍婶来了,伍婶来了。

何春香快步跑了过去,到了池塘边,啪的一声跪了下来。

池塘边的草地上,果然零零散散的堆着一些白骨,一个大妈道:大人,她,她就是何春香。

官差面无表情的道:你就是何春香?

何春香点了点头,声音有点哆嗦:我,我就是。

官差将一块只剩下半块的玉佩递了过来:你看看,这个你认识不认识。

何春香将玉佩接了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对对,这是我相公的……

这玉佩是缠在白骨上的,那这人应该就是你相公伍新春。官差道: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何春香的相公在一年前失踪,音讯全无这会儿突然得知死讯,她嘴唇哆嗦了两下,突然一嗓子哭了出来:不可能……这不可能,他怎么会死了……

官差有点不耐烦:行了,先别哭了,先跟我们走一趟。要找你问点情况。

阮芷音知道何春香已经乱了分寸,连忙一把将她扶起来,低声道:伍婶你别急,我陪你一起去,半块玉佩说明不了什么情况,官差也只是问一问。

可阮芷音话还没说完,便被官差一推:闲杂人等让一下。何春香,走吧。

那官差力气大,猝不及防推得阮芷音往后跄了一步,一下子坐在地上,手边碰着硬硬的,回头一看,却是一块从湖里刚捞出来的骸骨,上面还挂着水草。

恐惧尸体和死亡是人的本能反应,就算现在是光天化日,一般人也受不了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一副骨头。可阮芷音也许是吓呆了,没有普通人一样大声惊叫或者赶忙逃开。

阮芷音的视线像是被那几块骨头吸引了一般,在这一片兵荒马乱中,竟然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然后她略皱了一下眉头,下意识的想要伸出手去,还没碰到白骨,突然一只手挽住了她的胳膊。

姑娘,没事吧?一个温和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阮芷音连忙顺着那力气站了起来,那人也就放开了手。

她往后退了一步,这才看见面前的是个年轻男子,竟然还是个美男子,一晃眼中,只叫人觉得五官清俊,眉目如画,虽然英气逼人,却又带着点温润如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