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有哪些小说推荐-终是一厢情愿今日更新

2021-09-15 10:20:21小说名终是一厢情愿作者木酱zzy

小说简介:木酱创造出了这部《终是一厢情愿》,木酱文笔巧妙,读下来给人一种酣畅淋漓之感,情节十分精彩,字字珠玑,能够把乔薇宁聂承谦的情感和剧情衔接的天衣无缝,杜绝一切俗套,《终是一厢情愿》乔薇宁爱着他,爱到连自己的性命都不曾疼惜...

有哪些小说推荐-终是一厢情愿今日更新

《终是一厢情愿》第7章 她怀孕了

大冬天,乔雨心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羊皮大衣,衬托得她身材出众,她的表情里面更是有隐藏不了的甜蜜。

你怎么过来了?还穿这么少。聂承谦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用埋怨的语气问道。

我才做完检查,医生说宝宝很好。她甜甜的说,你要不要摸摸?

说着,乔雨心就牵着男人的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将为人母的慈爱溢于言表。

她脸上的笑容有多美,乔薇宁的心就有多凉。

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个人竟然珠胎暗结!

倘若聂承谦心里有半分自己,都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姐姐?乔雨心这才注意到她的存在,一拍脑门,我怎么忘了,听说你装病被送医院了,我特地赶过来的……我刚刚做了检查,医生说宝宝很健康,你要不要也摸一摸?

摸?

她作呕还来不及呢!

乔雨心带着轻柔的微笑来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就往自己肚子上放。

乔薇宁脸沉了下去,迅速抽出了自己的手,用讥讽的语气说:让我摸?你不是最讨厌我了吗?就不怕我把你摸流产了?

乔雨心脸色微变,转身就埋进了聂承谦的怀抱里,瑟瑟发抖犹如一只纯洁的小鹿受到了惊吓,我……我就是好心想要和姐姐分享。

聂承谦紧紧的抱住她,用手抚摸着怀中人儿的头发,不是你的错。

他明明那么温柔,在注视着怀中的女人时像是一汪春水。

然而当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落到她身上时,就像是亘古不化的冰川,永远都不可能迎来生机。

姐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祝福我和他。

祝福你,痴心做梦!你在和他上床前,有想过他是你的姐夫吗?有想过我是你的姐姐吗?你们这样做把我置于何地?乔薇宁声嘶力竭的说,她努力的想要把心里的愤懑全部都发泄出来。

男人的眼神更冷了,要不是你,我的妻子就是雨心。你永远都只是个小偷,是强盗。

听着他的话,女人原本坚强的防线彻底崩溃了,他就像是一把刀不停的在她心上戳,哪怕自己把心脏换成了钢铁,也会被他剪成了碎片。

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她决不会嫁给这个男人,绝对不会!

承谦你不要这样说姐姐,我相信,她是因为爱你,我也一样,能为你生孩子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乔薇宁捂着脸,泪水从指缝中蔓延出来,她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她顾不上自己大病初愈的身体,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往外跑去。

然而在路过乔雨心的身边时,乔雨心竟然毫不防备的往后倒了过去。

幸好聂承谦眼疾手快,及时拉住了她,即便是这样,男人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姐姐,姐姐,你为什么推我?乔雨心字字泣血,她捂着自己的肚子,你就算不能原谅我,可孩子是无辜的呀。

我、我没有。乔薇宁站在原地,干巴巴的解释道。

面对梨花带雨的乔雨心,这句话是多么的苍白,就像是欲盖弥彰一样。

谁又会想到这种电视里面老掉牙的桥段竟然发生在她身上?

看来是我对你太客气了。兜头的黑影朝她笼罩了下来,下巴被人钳住强迫她抬头,眸子微微上移就对上了男人暴怒的眼睛,当着我的面都敢耍这种手段!

那像是一只野兽,立刻就要扑上来把她撕成碎片。

来人,把她给我带回去,只要反抗就给我打!

《终是一厢情愿》第8章 刁难

入目的是聂家大厅里装饰的雕像,听说那是聂家老爷子生前最喜欢的物品之一。

乔薇宁愣愣的看着,她的心就和雕塑用的石头一样冰冷,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傻,飞蛾扑火般的赶回来,却把自己亲手陷入这泥潭里不得动弹。

或许禹佩说的是对的,她该离开这里,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度过剩下的日子。

女人的手抚在自己的胸上,心脏的跳动传来。

这里有一颗炸弹,随时随地都可能被引爆,乔薇宁一直瞒着,怕让聂承谦伤心,然而现在看来他原本就不在乎。

因为不喜欢,因为不爱,所以一点也不在乎她的死活。

楼梯口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她抬头,正好对上乔雨心的眼睛,女人恣意的笑着说:姐姐,厨房的燕窝应该差不多好了,你给我端上来吧。

那天,乔薇宁被强行从医院带出来以后,就被迫和这个女人住在一起。

她平静的转回了头,我不是你的佣人,你要吃自己端。

承谦现在不在这里。乔雨心扶着栏杆往空中迈出一只脚,笑得耀武扬威,你猜猜看,要是我这一脚踩空下去,你会变成什么样?

女人心脏蓦地一抽,然后迅速收拾了神色站起身去厨房了,留下乔雨心原地笑得畅快。

她之所以这么恨乔薇宁,只不过因为她太完美了,完美到没有人不会爱上她。

从小时候起,所有人见到她们姐妹两人,第一个看到的总是乔薇宁,而她就是衬托着鲜花的绿叶,就是牡丹脚下的泥泞。

为什么!她不甘心!

昔日那个让人捧到天上去的姐姐现如今被自己踩着,乔雨心心里一阵舒畅。

女人的手指渐渐收拢在一起,仿佛是已经把仇人粉身碎骨,她要让乔薇宁尝到什么是地狱的滋味!

乔雨心坐在主卧里的贵妃椅上,从她回来开始,这间主卧的主人便不再是乔薇宁。

随着楼梯一步步往上走,乔薇宁的心便一点点往下沉,自己像是溺水的人,很快就觉得无法呼吸了。

乔薇宁掐了自己一把,努力把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她本想把燕窝放到床头柜就好了,谁知听见女人的声音,既然都端过来了,为什么不交到我手上呢?还是说,姐姐你对我还有什么意见?

她霍然转身,乔雨心正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她,她是在故意刁难自己。

不过几步路送过去就是了,她强忍着不痛快在心里这么劝说自己。

然而,乔薇宁刚刚走到对方面前,手里的托盘猛然被人打翻。滚烫的燕窝炖水淋了她满手都是!

嘶!

姐姐啊,你这是什么态度?不想给我吃就算了,干嘛还要在我面前打翻呢?

这会儿承谦不在,你就这样作妖对吧?乔薇宁蹙起眉,她扶着自己被烫的手,面不改色的直勾勾的盯着女人,总有一天他会知道你的真面目!

只见乔雨心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干净,她的嘴唇嗫嚅着,话都快说不出来了,我,我哪有什么真面目?姐姐你这样说,是因为恨我吗?

乔薇宁正觉得她态度变化前后委实太过奇怪,忽然觉得身后一阵冷风吹来,扭过头去,聂承谦正站在门口,鹰隼般的眸子里酝酿着一场风暴。

男人冷凝着面孔快步走了进来,对乔雨心嘘寒问暖,还仔仔细细检查遍了她身体各个角落,看有没有被刚刚那碗滚烫的燕窝烫伤。

末了,他指着地上的残渣向乔薇宁命令道:你来收拾,跪下一点点给我擦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