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新小说武道狂医更新-林天陈夕更新免费阅读

2021-09-15 10:15:21小说名武道狂医作者木子zzy

小说简介:木子创造出了这部《武道狂医》,木子文笔巧妙,读下来给人一种酣畅淋漓之感,情节十分精彩,字字珠玑,能够把林天陈夕的情感和剧情衔接的天衣无缝,杜绝一切俗套,《武道狂医》五年前,他替罪入狱,却得高人收为徒,成为暗夜君主!五年后,他...

新小说武道狂医更新-林天陈夕更新免费阅读

《武道狂医》第7章 有我在

看着院子里紧紧相拥的两人。

林母缓缓捂住自己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知道这一切来之不易,她也不想破坏这迟到五年的一幕。

房间里。

陈夕脸面发红,羞涩的不敢抬头。

林母笑呵呵的看着她,握住她的手丫头,好了就行,饿了没?妈去给你做好吃的。

妈,不用了,我不饿。陈夕不好意思的回道,

你才刚好,得补补,我去给你买两只老母鸡回来炖汤喝,就让小天在家多陪陪你吧!林母吩咐完就转身出去了。

林天在旁边补充,妈,让玫瑰陪您一起去啊。

玫瑰是谁?陈夕一脸玩味得看着林天。

想啥呢,玫瑰是我师妹,刮了刮妻子的鼻子,林天温柔解释道。

靠在林天怀里,陈夕玩弄着一双粗糙的大手,一脸撒娇,天哥,我想回去看看我妈。

林天想了想,答应了,毕竟是她的亲生母亲,回去看一看也好。

吃饭的时候,林天把妻子的想法告诉了母亲。

林母笑着说,是应该回去看看,也好让亲家母放心。

一家人,一顿饭,吃的格外温馨。

走吧,我先送你回家。

嗯,好!

还是那辆奥迪,林天亲自开车,陈夕坐在副驾驶,黑玫瑰被他留在了家里保护母亲。

看着眼前这一栋一栋高楼大厦,购物商场,陈夕微微有些迷茫,时间过的真快啊,自己和旁边这个男人经历了五年的磨难。

林天发现了陈夕的异样,开口安慰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从今天开始新生活,活出不一样的自己,不要怕,我永远都在的

然后递给陈夕一个手机这个手机你拿着,里面现在只有我的号码,以后你自己再慢慢添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嗯,好!看着旁边这个无微不至,关心自己到极点男人,陈夕的内心泛起一圈圈涟漪。

车子驶入紫金花园,这是一个高档小区。

是陈夕以前的家。

她还记得自己家的地址,电梯停在十五楼,按响了门铃。

等了一会,房间里传来一阵阵抱怨,谁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王莉开门看见眼前这个靓丽的女子,突然有些晃了神,怔在了原地。

看着眼前许久不见的王莉,陈夕红着眼睛,喊道妈,我回来了

王莉惊呆了,回头大喊,小鹏,赶紧起来,你妹妹回来了,她好了,她的病好了。

房间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声,陈鹏快速走了出来,看见陈夕和林天站在门外,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进来说话吧。

王莉拉着陈夕坐到沙发上就开始哭,哭诉这几年他们的困难,他们在陈家的地位本来就低,还因为黄家的打压,被彻底冷落了,平时都是靠陈鹏以前的人脉做点小生意度日等等,,,,。

陈夕有些不高兴的打断,妈,你说这些干嘛。

没等王莉开口,陈鹏率先火了,怎么?还不能说了,不就是因为你非要跟着这个废物,才让我们这个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放着好好的富太太的日子不过,跑去平民窟拾荒,自己受苦不说,还把娘家也害了。

王莉也在一旁帮腔对啊,夕夕,你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吧,赶紧去民政局把离婚办了,反正你现在身体也好了,早点离了妈好早点重新给你找个好人家。

说完还站起来围着陈夕打量了一圈,像是在欣赏一件商品。

林天听了火冒三丈,想到陈夕,强忍了下来,妈,你搞清楚,我带夕夕回来,只是因为她想你们了,过来看看,顺便告诉你们夕夕的病好了,待会儿我们就走。

陈鹏这时候站起来,用手指着林天额头,走?你走可以,就否打我妹妹的主意了,从今天开始,她哪儿也不去,就呆在家里,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样子,你能养得起她吗?

王莉也在一旁帮腔,就是,因为你,我们被家族彻底孤立了,小鹏谈好的婚约也被人家推了,还被人家下套,说不定再过两天我们都没地方住了,都是因为你,你个废物。

说完上去就要推林天出去,陈夕突然站起来挡在林天身前,妈,大哥,既然以前我选择了他,那么一定有我自己的理由,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做主,还有,大哥做生意不是一直挺谨慎的吗?怎么还会被人下套?

王莉赶紧把陈夕拉过来别说了吧你,还不是因为这个废物惹到了黄家,自己是进去了一了百了,可把我们害惨了,你大哥的公司被黄家二少黄云杰打压,不得已去借了一千万贷款,谁知道那个人也是黄云杰安排的,现在还有几天时间就到期了,还不上可怎么办哦,你大哥都三十几了,也还没结婚的,你就当帮帮我们这个家吧,跟他离了,妈给你找个好人家,顺便也能帮帮你大哥。

好了,你走吧,夕夕是不会跟你回去的!陈鹏让母亲强行把陈夕拉进去,自己动手推林天出去。

陈夕急得大叫妈,你放开我,你把我抓疼了,大哥,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做主,以前是 ,以后还是。

林天彻底看不下去了,顺势抓住陈鹏的手,一把捏住,骨头咔咔作响。

陈鹏疼的直吼吼,林天你过分了,这是我家,给老子撒开。

林天面无表情,反手一推,陈鹏一屁股坐在地上,划出去老远。

王莉见林天过来,赶紧撒开抓住陈夕的手,跑到一边扶起儿子,嘴里不停的咒骂,你个废物东西,在我家都敢打我儿子,小鹏赶紧报警,就说有人强闯民宅,把他又抓进去。

红着眼睛,陈夕定定的看着林天,天哥,我想留在这里住两天,我会说服他们让他们接受你的,我不想我们之间的爱情得不到家人的祝福。

林天不忍心看她哭,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轻轻擦掉她脸上的眼泪,温柔的说道,你放心,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不会让以前的事又重新发生在我们身上,你妈他们说的对,以前是我没用,是我对不起你,让你吃了那么多苦。

这一次,我想和你重新开始,不要怕,任何事情发生都有我呢,我已经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你过你想要的生活,没人敢说不!

《武道狂医》第8章 无耻

客厅里。

林天幽深的望着王莉两人,你的债务,我帮你解决,但是,你们得把夕夕照顾好了,我再说一遍,夕夕只是在这里住两天,过两天我就来接她,如果我发现你们又伤害了她,那就不要怪我绝情了。

王莉还准备破口大骂,陈鹏赶紧拉了拉母亲的衣袖,

好啊,有本事你就把我的债务解决了,我们家就承认你,但是,如果你想把我妹接回去,你得再拿一千万给我,如果你只是吹牛皮,就赶紧滚蛋。

记住我说的话!林天不在啰嗦,转身出门离开。

回到家,林母见只有儿子一个人,慌张的问道,小天,夕夕呢,是不是出事了?

妈,没事,夕夕想在家陪她妈住两天,过两天我就去接她,

对了,我今晚要出去办点事,您在家好好休息啊,不要出去,有事就让玫瑰去。

陈家,气氛沉闷。

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满脸怒容的盯着陈夕,

还有脸回来,看看这个家都被你搞成什么样子了。

回来了就不准出去了,等你妈重新给你找个好人家,我看天华汪总的儿子就不错!

爸,你不知道那个汪冰是个什么样子吗,吸毒,嫖娼不知道被抓了多少次了,你让我嫁给他,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再说了,我不会跟林天离婚的。陈夕没想到父亲还是以前那个样子,总是拿她当做交易。

陈伟站起,扬着手,老子的话,你也不听?你是不是翅膀硬了?

突然。

旁边陈鹏的电话响了。

他看了看,随即脸色发白的站了起来,

杰少,嗯,啊?哦哦,嗯,好!

王莉见儿子脸色苍白,一脸担心,怎么了,小鹏。

呼……,是黄文杰的电话。陈鹏松了口气,死死的盯住陈夕。

王莉瞬间慌了,啊,他是不是逼你还钱了?那该怎么办,陈伟,你赶紧想想办法啊。

想办法?我上哪儿想办法去,都是你个死丫头惹的祸,陈伟火大了,说完就准备动手。

陈鹏赶紧拦下来,爸,黄文杰不知道从哪儿听说小妹病好了,他打电话来是让小妹去参加他组织的一个宴会,只要小妹去了,我的债务就一笔勾销。

王莉和陈伟同时开口,去,必须去!

我不去!你们是想让我送死吗?陈夕强硬反抗道。

陈鹏凑上来,小心的讨好,小妹,先不说这个事本来就是因为你惹出来的,爸妈和我都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去了,我们一家就承认林天,你就算不为我们考虑,也得替他想想吧。说完便向旁边的两人眨了眨眼。

两口子赶忙附和道:对对对,只要你肯去,以后我们就承认那个废,,,,,额,,林天。

突然沉默,陈夕一脸犹豫,但想到这是自己唯一能帮到林天的地方,便咬牙答应了。

天海娱乐会所,东海市最奢侈的地方。

陈夕看着眼前金碧辉煌的门楣,无所适从,她以为会是在餐厅之类的正式场合,没想到是在这种肮脏的地方。

但是,想到父母的承诺,她还是坚定的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有一个侍从过来带路,

陈小姐,这边请!

随意的点了点头,回头瞟了一眼,大门已经被关闭,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陈夕越发惊慌,看来都已经安排好了,想起林天说过的话,赶紧拿出手机假装照镜子,偷偷给林天发了一条短信。

天哥,救我!!!!

走进一个封闭的大厅。

入眼便是一群衣着暴露的女郎在跳着艳舞,中间的沙发坐着一群吞云吐雾的富二代。

正对面的一个身形瘦小,脸色苍白的男人看见了陈夕,大笑着尖叫起来,

停停停,赶紧散开,欢迎我们曾今的东海第一大美人儿,陈夕到来,

当然,现在是贫民窟第一大美人,哈哈哈!

四周的人都是一脸嬉笑,各种嘲讽。

听着耳边的唏嘘声,陈夕故作镇定的上前,她认出来了,开口的那个就是他父亲说过的天华汪冰。

好了好了,都停了吧,坐在主位上的一个梳着大背头的肥胖男子敲了敲桌子。

既然来了,你大哥的事就看你诚意够不够了。黄文杰贪婪的打量着陈夕。

陈夕低着头不去看那张恶心的脸,你想要什么诚意?

呵呵,大家都是来高兴高兴的,既然你有求而来,那就先表演个脱衣舞给大家助助兴吧。

黄文杰露出了他的目的,他大哥嫌弃的女人,他倒是想来试试。

哈哈哈,脱衣舞哪儿够,至少还得再来个钢管舞吧,

对对对,冰少说的好,钢管舞看着够刺激,哈哈。

脱,必须脱,一件也不能留。

四周的富二代纷纷起哄。

陈夕拿起桌上的啤酒就泼了出去,黄文杰躲避不及,被泼了个正着。

他妈的,你个臭婊子,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冰清玉洁的陈家大小姐呢。一把薅住陈夕的头发。

黄文杰满脸嚣张,呐,你们陈家也有人在这里,你让他帮你试试?

旁边一个年轻男人连忙站了起来,献媚的笑道,杰少,误会,您随意,我就看看,我们陈家没有什么大小姐,早就被逐出家门了。

其他富二代也没看不起他,毕竟黄家在东海,包括苏省还真没人敢惹。

听到吗,陈家大小姐,今天你要是不给老子身上舔干净,老子就把你扒光了丢出去。

红着眼眶,留下了悔恨的泪水,她不该来的。

强忍着头上的疼痛,陈夕扬手奋力往上一抓。

啊,黄文杰的脸被抓出了几道血横。

一脚踹开陈夕,朝着旁边的人吼道,

他妈的死人吗?把那个贱人扒光,给劳资轮了她。

几个爱表现的狗腿子赶紧跑过来,把陈夕按在了地上。

陈夕绝望的看着大门,她等的人还没来。

天哥,下辈子见了!

拼尽全力挣开几个被酒色掏空的富二代,一头朝大门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