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经典许知意顾西洲小说薄情似晚凉全集在线阅读

2021-09-15 09:45:21小说名薄情似晚凉作者小蜜蜂zzy

小说简介:《薄情似晚凉》,这是由小蜜蜂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故事情节围绕许知意顾西洲展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惟妙惟肖。最新章节不容错过。曾经,她为了救他,付出了一切,乃至放弃尊严。她原以为,他也会是一样的爱她。可一场车祸,把一...

经典许知意顾西洲小说薄情似晚凉全集在线阅读

《薄情似晚凉》第7章 你都把我榨干了

许知意的感染治疗过程比医生预计的更加的复杂和缓慢。

她总是高烧反复和严重咳嗽,每晚咳得连觉都睡不了,连嗓子都咳哑了。医生原本打算保守治疗,结果第三天许知意就开始高烧不退,昏迷不醒。

为了及时退烧,医生不得不加大的用药量,这种药量,很伤胎。

连续输了两天液后,许知意的高烧终于退了。

大病一场,她变得更加虚弱苍白,半日半日的昏睡。

萧骄阳担心她,于是搬到了医院来亲自照看。

又过了两天,许知意的身体情况终于好转起来,不再整天昏昏沉沉。有了精力以后,她才想起自己已经好多天没看过手机了。

手机早已没电关机,许知意充上电,刚一开机,顾西洲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许知意指尖一抖,咬紧嘴唇,挂掉。

但顾西洲的下一个电话紧跟着又打来。

许知意再挂,顾西洲就再打,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七八通电话。

最后还是许知意妥协,她接通了电话。

许知意。电话那边,是顾西洲咬牙切齿的声音,你现在在哪儿?

许知意咬紧唇,想到自己的癌症,想到自己腹中的孩子,也想到顾西洲前几天的残忍无情。

她深吸了口气,用沙哑的声音平静道:我在哪儿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电话那边一下子安静了。

许知意一鼓作气道:顾西洲,我们……离婚吧。

电话那边清楚的传来了顾西洲猛然加重的呼吸声。

顾西洲咬紧了声音,每个字都仿佛带着一股子深切的狠意:许知意,告诉我,你到底在哪儿?

我……

知意,萧骄阳这时候忽然推门进来,你可算醒了,你昨晚可把我折腾得够呛。我这刚累得睡着,你马上就把我搞醒,一晚上觉都没睡成,你看我现在憔悴的样子。

萧骄阳一边念叨,一边走近,玩笑道:大姐,你都把我榨干了。

许知意捂着手机,赶紧嘘了声说:别出声。

为什么不能出声,你在和谁打电话?萧骄阳还是放轻了一点声音。

是顾西洲。

许知意刚回答完,萧骄阳就怒道:他还敢来找你,电话给我,老子今天痛骂他一顿!

说完,他一把抢过手机:顾西洲,你这个没良心的混蛋,别再来找知意了,她已经决定和你离婚了!

顾西洲静了一秒以后,忽然笑起来:萧骄阳,原来是你。

萧骄阳道:是我又如何?

顾西洲道:很好,你们两个,很好。

说完,他突兀的直接挂了电话。

萧骄阳莫名其妙,对着许知意吐槽说:这个混蛋男人,一直都这么阴阳怪气吗?

许知意拿回手机,用力握紧。

凭她对顾西洲的了解,她知道,顾西洲这次非常,非常的生气。

许知意不安道:骄阳,你要不先回家几天吧,你看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也应该休息了。

萧骄阳道:我没事,我在这里也一样休息。过两天,我陪你一起出院。

说完,他便躺在沙发上,又玩起了游戏。

许知意越想越不安,顾西洲不可能就这样放过她的,尤其是知道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后。

她得出院,和萧骄阳分开。

等到萧骄阳打完游戏睡着后,许知意离开病房,找到医生,想办理出院。

你现在还不能出院,你还没做人流手术呢。医生说,而且你的……

话没说完,办公室门忽然被人一脚踢开。

顾西洲竟然已经找来了。

流产手术?他听到了这句话,眼神堪比凶狠的死死盯着许知意,许知意,你怀孕了吗?

《薄情似晚凉》第8章 不是你的孩子

我没有!许知意立马反驳,我没有怀孕。

顾西洲缓步走近,浑身充满了冷厉的森然气压:那你做什么流产手术?

许知意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半步:没有,是你听错了……

那我现在就带你去查!顾西洲一把抓住许知意的手腕,指尖狠狠用力,像是恨不得直接捏碎她的腕骨,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怀上。

怀上又如何?许知意忍不住道,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我凭什么还要把孩子生下来!

谁说要离婚了?顾西洲狠狠道,我同意了吗?

可你不是要和许漫雪结婚吗?不和我离,难不成你想重婚?

顾西洲一下子沉默,只狠狠盯着许知意。

许知意挣了挣手腕,没能挣开。

顾西洲,我们结束了。许知意咬牙迎上顾西洲的凶狠的目光,麻烦你放过我。

那得先等你把孩子生下来!

这位先生,您冷静一点。一旁的医生忍不住开口,许小姐肚子里的孩子……

不是你的!许知意急忙打断医生的话,她不想顾西洲知道她得了癌症的事情,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所以我要打掉他。

顾西洲脸色瞬间阴沉: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

许知意指尖蜷缩,浑身肌肉都绷紧了。

我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

那是谁的?顾西洲再度往前逼近,眼神凶狠得像是要活活撕碎了许知意,萧骄阳的?

不是!许知意飞快的反驳,她不能把骄阳拖进来,孩子的父亲是谁还重要吗?反正他一定会被我打掉,是谁的都一样!

都一样?顾西洲语气发狠,你到底有过多少男人?

我……许知意第一反应想解释,可想到过去那些自己解释过无数次,而顾西洲一次也没有相信过的事,她又放弃了。

顾西洲,你这样有意思吗?许知意道,你喜欢别的女人,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成全你了,我不烦你了,你就不能也放过我吗?

不能!顾西洲咬牙扔下这两个字,抓着许知意,直接往外走。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许知意挣扎。

可顾西洲丝毫不松开力道,将她塞进车里,扔回别墅。

找人来给我看好她。顾西洲站在门口,目光仍旧凶狠得可怕,从现在开始,不准这个女人,离开这里半步。

说完,他狠狠摔上了门。

许知意就这样被关在了卧室里,每天有人给她按时送饭,但不准她走出卧室,也不准她联系别人。

许知意的感染并没有完全康复,她的肺部癌症也正在恶化。

被关了三天之后,许知意高烧复发。

她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晕晕沉沉的昏睡。

半梦半醒间,有人进了卧室。

许知意猛然惊醒,强打起精神,睁眸看去。

来人,是许漫雪。

是你!许知意彻底清醒,咬牙撑起身体,不然自己显露出虚弱的病态,你来干什么?

许漫雪目光狠毒,死死盯着许知意。

我来告诉你两个消息。许漫雪唇角勾起笑,眼神却依旧充满了恨意,你那个最好的朋友,萧骄阳,被西洲打断了双腿,扔进了海里。

许知意心脏狠狠一跳,嘴上却不愿相信道:不可能……

我知道你不信,所以,我偷偷录下了视频。许漫雪拿出手机,点开一个视频,播放给许知意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