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沈乐瑶北辰奕免费试读

2021-09-15 09:40:14小说名一片笙歌醉里归作者夏雷炮zsy

小说简介:近发现很多人都在搜主角是沈乐瑶北辰奕的小说,其实这是夏雷炮写的《一片笙歌醉里归》中的人物,小说文笔绝佳,剧情栩栩如生,值得推荐。沈乐瑶没名没分跟在北辰奕身边三年,没名没分,替他更衣梳头,替他守门点灯,却终究不敌那女人...

沈乐瑶北辰奕免费试读

《一片笙歌醉里归》第7章 告别

如今突然应允,意欲何为?

-------------

五年前,煜王联合漠北异族起兵谋反,借犒军之名入军中投毒,甚至绑架当时的驻军将领沈楠的妻女用于要挟死守城门的沈楠。

沈将军不肯屈服,带兵迎击,乱战之中沈夫人为护女惨死敌人刀下,众将士拼死抵抗终等来了援军大败反贼。

可此战沈楠身中数刀,其中一刀伤及要害,最后仍是无法救活。

沈家三口只剩奄奄一息的沈乐瑶。

沈老夫人想着如果不是沈乐瑶母女随军,儿子就不会为救她们拼命,这样儿子就不会死,沈母也在那场战役中死去,她没办法折腾儿媳,便把所有的过错都怪罪到沈乐瑶身上。

以至于后来沈乐瑶回京,沈老夫人都不肯承认沈乐瑶是沈家的二小姐,对外宣称沈乐瑶是沈家远房的亲戚,来他们家打秋风。

再到沈书瑶嫁祸沈乐瑶与北辰奕一事,无疑是火上浇油。

这就是沈乐瑶被世家嘲笑鄙夷的原因。

收回泛滥的思绪,沈乐瑶抱着最坏的打算,第二天一早穿了一身素白前往沈家。

站住。

沈家门卫拦下沈乐瑶不允许她从正面走,老夫人交代,沈姑娘的身份只能走侧门,正门你不配。

面对肆意的嘲讽,沈乐瑶已然见惯不怪,抬眼冷冷扫视狐假虎威的门卫,今日祭拜完父母不知几时才能再见,她不愿费时跟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奴仆攀扯,一提衣摆抬头挺胸向侧门走去。

府内的下人见到沈乐瑶,像是得到什么指示一样,该干嘛的干嘛一律无视她的存在,沈乐瑶毫不介意,凭着那少的可怜的记忆,一路走到了祠堂。

刚进去,膝弯被人用拐杖狠狠扫了一下,毫无防备的沈乐瑶膝盖重重的落地,虽然她及时用手撑地借了力,但这一下还是十分严重,疼得她舌尖都咬破了,口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随即一个苍老又恶毒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跪下,你这个丧门星,下作的东西。

克父克母还要害你姐,你怎么不去死。

祖母说这话问过自己的良心吗?

咽下口中的鲜血,沈乐瑶跪在祖宗牌位前梗着脖子与沈老夫人对视,她的眼神坚定且倔强,乍一看和已故的沈楠十分神似。

沈老夫人一怔,浑浊的老眼朦胧。

一旁的沈书瑶察觉不对,上前一把扶住沈老夫人,用最轻柔的嗓音挑拨道:乐瑶,你怎可如此同祖母说话,你的礼仪呢,你的孝道呢,你这样子真是有违父亲教诲。

不知悔改的东西,还敢顶撞祖母。

沈老夫人被这么一激,火气又蹭蹭的往上涨。

拿着拐杖不知轻重的砸在沈乐瑶背上,她一声痛也不哼,咬牙忍了下来。

祖母您消消气,孙女还想让祖母看着孙女风光出嫁,以后好好孝敬祖母呢,祖母可不能气坏了身子。

还是书瑶明事理,不像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沈老夫人慈爱的拍了拍沈书瑶的手,回头看向沈乐瑶时又换上一副狰狞的表情,你给我好好跪着,没我允许,不准起来。

说罢,沈老夫人在沈书瑶的搀扶下缓缓走出了祠堂。

吵闹声散去,祠堂恢复了宁静,沈乐瑶撑着地面艰难的站起身,取了香烛点燃,再虔诚的跪拜。

爹,娘,孩儿不孝,现在才来看你们。

爹,对不起。

答应您的事,孩儿恐怕做不到了,或许没有我,沈家会过得更好。

沈乐瑶从小在父母身边长大,对于家中老母和大女儿,沈楠总觉得亏欠良多,临终前嘱咐沈乐瑶代替他好生照顾,沈乐瑶一直想做好,一直在忍让。

可惜不管她怎么做,都换不来祖母的一个好脸色,还要遭到姐姐的嫉妒算计。

明日孩儿就要离开,借此机会来向爹娘辞行。

爹娘放心,孩儿一定会好好的,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光明正大的回来祭拜二老。

不走偏门走正门,以沈家二小姐的身份堂堂正正的回来。

叩拜完,沈乐瑶最后深深看了一眼父母的牌位,转身离开。

沈老夫人的刁难,她再也不想去纵容。

出了沈府,沈乐瑶驾着马车前往大营,今早她是写好了辞呈一同带来的,过了今日,一切都会好起来。

《一片笙歌醉里归》第8章 休想离开

没想到刚入大营,就碰上了温灵蕴。

怎么,伤着了?

她走路姿势不对,温灵蕴靠近想要搭把手,沈乐瑶侧身躲过,微垂着头,让人看不到她的表情。

沈乐瑶,我是大夫,你受伤了大夫查看有何可避讳的?他是真的有些气恼了,说话的语气都严肃了许多。

我亦是大夫。

身上的伤沈乐瑶当然知轻重,递交完辞呈回去她便会好生处理,唯独不能让温灵蕴知晓伤的出处,以他不管不顾护犊子的性子,说不定会为了她找沈府麻烦。

她已经决定要与那边一刀两断,就不要再多生枝节了。

那你可知医者不自医这个道理。

师兄,我……

面对这般倔强的沈乐瑶,温灵蕴强势了一番不与她多费口舌,直接上手将人抱起,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把沈乐瑶吓到,下意识伸手抓住温灵蕴的前襟惊叫出声。

等到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抱到了伤病所。

膝盖那么重的磕在石板上,早已肿得不成样子,亏她忍着这样的伤还要赶来大营,这是为了工作不要命了吗?

若是伤到了筋骨不及时治疗,日后落下了病根苦的还是她自己,这丫头怎就不懂得多爱惜自己一些。

还有那个人,得到了她却又如此待她,甚至放任那些人羞辱她,作践她,他根本就不配拥有她。

双眼通红的温灵蕴紧握拳头极力隐忍即将爆发的情绪,不能在沈乐瑶面前暴露,不能吓到她,温灵蕴如此暗示着自己,慢慢调整好心态。

还好没伤到骨头,但淤血必须揉开,这个给你。

说着,温灵蕴递给沈乐瑶一块布条,方便她忍不住疼痛叫唤出来怕被人听到。

沈乐瑶愣愣的看着布条没接,眨巴着眼睛轻轻一笑。

不用,我能忍,我又不怕疼。

笑,笑,还好意思笑,瞧着她这个样子,温灵蕴真是被她磨得没了脾气,知道你能忍。

要不然也不至于带着这么严重的伤还跑来大营。

处理好伤口,温灵蕴刚想送沈乐瑶回去,有什么事情等伤好了再说。

然而出了伤病所就撞上了巡察的北辰奕,确切的讲是北辰奕从兵将口中得知沈乐瑶的事,特意前来看望。

他先是看了扶着沈乐瑶的温灵蕴一眼,眸色沉沉,闪过一抹不可言说的情绪,然后才看向一旁的沈乐瑶,他不懂得该如何表达关心,一开口冷冷淡淡的说道:听说你受伤了?

无碍。

沈乐瑶的回复也相当的敷衍,她的态度让北辰奕十分不满。

过来。

他朝沈乐瑶随意的勾勾手指,仿佛招猫逗狗一般,语气却很强硬。

乐瑶的伤在下已经检查过,侯爷不必费心。

温灵蕴挡在沈乐瑶面前,笑面虎一样和北辰奕佯装客套。

本侯与她之间用不着旁人多管闲事。

是不是多管闲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两个男人就这么杠上了,还引来不少吃瓜的将士围观。

沈乐瑶蹙眉,偷偷拉了拉温灵蕴的衣袖,在温灵蕴看向她时小幅度的摇了摇头。

她可不想再成为大营里闲暇无聊时的谈资。

然而沈乐瑶不想招惹是非,偏偏气头上的北辰奕不乐意。

侯爷,这里可是军营。

不久前他才带着沈书瑶过来大肆宣传,公开沈书瑶是他未婚妻的身份,如今大张旗鼓的来找她,还弄出那么大的声响,流言蜚语沈乐瑶习以为常,沈书瑶呢?

倘若今日之事传出去,北辰奕就真的一点都不考虑沈书瑶的处境吗?

那又如何。

他接得如此理所当然,沈乐瑶震惊了。

北辰奕真的是渣得彻底,他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懂得什么叫真心。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不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

是吗?

北辰奕勾唇一笑,突然抬手一掌拍向碍眼的温灵蕴,趁他迎击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身擒住他身后的沈乐瑶,一把将人拖了过来。

沈乐瑶膝盖本就有伤,如今被北辰奕来这么一下把脚踝也给崴了,可谓是伤上加伤。

看着她皱眉忍痛的样子,北辰奕内心闪过一丝疼惜,但想到她居然敢当着他的面躲在另一个男人背后,无视他的存在,那一点疼惜又变成了怒火,熊熊燃烧。

沈乐瑶,本侯说过,除非本侯放手,否则你休想离开,你是想挑战本侯的耐心,嗯?

众目睽睽之下,他毫不顾忌的拉沈乐瑶入怀,在她耳边警告加威胁的说道。

收拾好东西准备远走高飞?你若敢踏出京城半步,不日,京城便再无沈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