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好看的十本小说陆少追妻99次大结局更新

2021-09-15 09:35:16小说名陆少追妻99次作者一鹿小跑zsy

小说简介:唐慕青陆辰帆是著名作者一鹿小跑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

好看的十本小说陆少追妻99次大结局更新

《陆少追妻99次》第7章 他不为人知的情愫

…… 女神,你们在聊什么?唐慕青还没开口,两个身影便走了进来。

怎么了?刚刚在聊什么?陆辰帆看见脸色有点泛白的唐慕青,伸手抚摸她的脸颊,担忧地问道。

没什么,你们聊,我去厨房看看午饭准备好了没有。

唐慕青慌忙躲开她的手,起身离开。

你跟她说了什么?看着离开的人影,陆辰帆深邃的鹰眸望向黎泽阳。

……黎泽阳耸耸肩,表示否认。

陆辰帆望着厨房的方向,眸色越发深沉。

第二天早上九点,唐慕青到达公司,今天上午要准备演唱会彩排,又将会是忙碌的一天,只可惜她昨天并没有睡好。

慕青姐,我昨天打你手机怎么没接啊?崔小雅一看见她,就把她拽进林心优的办公室,林心优正站在窗边打电话。

我……手机忘了充电。

昨天去森林别墅的时候包包忘在车上了,后来回家一忙就忘了回电,出什么事了? 你没看报纸啊?泰和集团破产了,听说那个王总举家逃往国外了……崔小雅到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

唐慕青心里一怔:难道是陆辰帆…… 慕青,想什么呢?林心优挂上电话走了过来。

泰和是怎么回事?唐慕青开口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总之酒会的事情好像没有外泄,对咱们的工作也没有影响,放心吧,该去彩排了。

林心优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好…… 陆氏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

萧子遇正在汇报工作。

陆少,泰和已经处理好了,酒会上的事情也搞定了,消息已经封锁,不会给少夫人造成任何困扰,还有少夫人和她同事的绯闻,以后不会再出现。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萧子遇心里暗笑。

少夫人现在在哪?陆辰帆一身合体的手工西装,慵懒地倚坐在沙发上,唐慕青昨天苍白的小脸,一下午都躲在房间里背剧本,晚饭也没好好吃,等他去睡的时候她故意装作睡着了,早上他醒来身边早已没有了人影,想到这些,他心里莫名感到一阵烦闷。

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在城西体育馆准备演唱会彩排。

备车,去城西。

陆辰帆抬腿往门外走去。

可是一会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萧子遇急忙喊道。

推迟! 一辆劳斯莱斯缓缓停在体育馆前,虽然场内戒备森严,但门口的保安一看是陆辰帆,纷纷不敢阻拦。

陆辰帆单手插兜,矜贵冷傲的身影缓缓走近她。

刚刚搭建好的舞台上,唐慕青正在认真的试音响,准备彩排,并没有看到台下不远处的陆辰帆。

她穿着一身简单的牛仔裤加T恤,乌黑的长发卸下,头上反戴了一顶鸭舌帽,俏皮可爱。

未施粉黛的小脸恬静白皙,一双闪烁的大眼睛里透着清澈的光芒,一如五年前初次见到她,只是一眼,陆辰帆便再也没有忘记。

他是商界霸主,无数女人投怀送抱,没有他得不到的女人。

唯独对她,不曾有半点强迫之意。

他知道她心里有放不下的人,本以为此生再无交集,命运却再一次把他们牵引在一起。

当奶奶说给他找了个妻子的时候,他极力反对,当他知道是她的时候,欣喜若狂。

只是她不曾记得他,她嫁给他,无关爱情,只为守护家族产业。

为了不让她被束缚,他请求奶奶承诺她一年之约。

婚礼那日,当他掀起她的头纱,那张宛若天使般的小脸上是一如她在镜头上职业的微笑,她虽然笑着,却让他感觉到拒人千里。

洞房花烛,她未留只言片语,以工作为由去往美国一个月。

回来那天,为了减少她的负罪感,他支走所有保镖和佣人,把沈心蔷带回了家。

一路尾随她回唐家,不久便见她出来蹲坐在路边黯然神伤,他坐在车内,心痛难耐。

当她昏倒在他怀里,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惊慌失措。

酒会那日,他在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内,视线尾随着监控屏幕上的她不曾离开。

他一次次忍不住亲吻她,也一次次忍住占有她的冲动。

他本该如钻石般坚硬冷漠的心,此生却注定为这个叫唐慕青的小女子萦绕。

忽然! 陆辰帆像是发觉了什么,如发狂的豹子般冲上舞台! 青儿! 唐慕青听见这个声音的同时,只觉得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开,重重跌落在地的同时又听见砰的一声巨响。

唐慕青回过头的时候,她刚刚站的舞台中央,一个硕长的身影跌倒在地,身上压着的是舞台上空掉落下来的铁质灯光架。

陆少!在萧子遇一声惊恐的喊叫下,台下的众人纷纷回过神来冲上舞台。

慕青,你怎么样?没受伤吧?林心优和崔小雅冲上台扶起呆坐在地的唐慕青。

唐慕青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地上的身影上,朦胧中他看到很多人冲过去,抬起压在他身上的灯光架,旁边有人在慌乱地打电话,有人在尖叫,可是她什么也听不见,耳朵在嗡嗡作响,耳畔萦绕着的只有刚刚那句青儿! 她能感受到他那两个字中的惊慌,能感受到他推开她时的力度之大。

她看到地上的他艰难地睁开眼,在看到她安全后眼底流露出一抹放松的神色,然后晕了过去。

她想叫他,他的名字卡在她的喉咙,久久发不出声。

…… 雅安医院的VIP病房内,空气中弥漫着消毒药水的味道。

醒了醒了! 陆辰帆缓缓睁开眼睛,听见风睿奇的叫声,病房内还有黎泽阳。

感觉怎么样?黎泽阳站在他床边询问道。

死不了。

陆辰帆看见自己左手手臂上缠着的纱布,不以为然。

可惜啊,我说阿辰你小子命怎么这么硬,我还以为这下我终于有机会和我的女神在一起了,你说英雄救美的机会我怎么就没碰上呢?哎……可惜啊,这下我是彻底没机会了,我的女神肯定被你俘虏了,这会还在家给你煲汤……风睿奇帅气的脸哀怨地看着陆辰帆。

陆辰帆给了他一记冷眼,不过听到最后一句话,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起来。

唐慕青走进病房的时候,黎泽阳识趣地把某脑残粉拽出了病房。

别乱动,医生说你有轻微的脑震荡,要多休息。

唐慕青正在盛汤,看见想起身的陆辰帆,忙上去扶他,拿了两个靠枕给他垫上,头还晕不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手还痛不痛? 这么紧张?陆太太怕自己守寡?陆辰帆一脸坏笑。

唐慕青瞪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 起身把盛好的鸡汤端给他。

喂我。

陆辰帆看着唐慕青,又指指自己的手臂。

唐慕青无奈地摇摇头,坐在床边,拿勺子盛起汤,轻轻吹凉后喂到他嘴边,病房里很静,唐慕青小心翼翼地喂着,陆辰帆静静地喝着,视线停留在她的小脸上不曾离开。

……你……为什么救我?唐慕青放下手中已经见底的碗,缓缓开口。

我老婆在我眼前受伤,传出去我陆辰帆面子往哪搁?陆辰帆轻描淡写地说道。

原来如此,但自己心里为什么好像有一丝隐隐的失落感呢……唐慕青疑惑不解。

那个……谢谢你。

不管陆辰帆是出于什么原因救她,自己都欠了他。

我不接受口头感谢。

陆辰帆一脸不屑。

那你要我怎么感谢?唐慕青不懂高贵倨傲的陆辰帆为什么有时候幼稚得像个孩子。

……肉偿。

话音未落,那张魅惑众生的脸已经凑到唐慕青眼前,高挺的鼻子已经触碰到她的鼻尖,唐慕青被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笼罩住。

你还受着伤呢,别闹。

唐慕青刚想起身,陆辰帆的右手已经捁住她的腰,一个用力,她的上身已经贴合到他怀里。

两片冰凉的唇瓣轻轻覆上她的粉唇,小心翼翼,如蜻蜓点水般,一下接着一下。

唐慕青只觉得不知所措,瞪大了双眼,心跳在一点点加速,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双唇就被对方的唇瓣牢牢堵住,他的舌尖轻轻探进她的嘴里,开启她紧闭的牙关,不似前几次的霸道强势,温柔地触碰着她口腔内的每一个神经,吻越来越深,呼吸声越来越重,唐慕青只觉得自己再一次迷失在陆辰帆的怀里,渐渐沉沦…… 陆少,公司那边……随着毫无征兆的开门声,一个不识趣的声音打破了空气中的宁静。

推门而入的萧子遇看见眼前的一幕,嘴边的话瞬间僵住,恨不得时间倒退,或者……自己成为隐形人。

……对……对不起啊!现在抽自己几耳光能消BOSS的心头之恨吗? 唐慕青慌忙推开陆辰帆,没有片刻停顿,边说边冲向门口:王叔还在楼下等我,我先回家了!

《陆少追妻99次》第8章 狗粮吃多了

陆辰帆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找了个舒适的角度靠在床上,冷冷看了眼站在一旁的萧子遇:说。

……啊?萧子遇半天没有反应过来,BOSS居然没有拿枕头砸他?他是出现幻觉了吗? ……。

哦,公司那边已经安顿好了,重要的会议陆少用视频处理就行,刚刚黎少说您的伤过两天就能出院,不过您要是想多住几天让少夫人来‘照顾’的话,我现在就去通知医生。

抓紧一切机会将功补过,永远是立足之本,萧子遇不禁在心里夸奖了自己一番。

还有呢?陆辰帆阖目。

白天的事情消息已经封锁了,彩排现场已经检查过了,掉落的灯架并非意外,而是人为,人已经找到了,但是……傍晚的时候出车祸死了,还在继续追查中。

让大高去保护少夫人。

这不行,大高这队人是贴身保护您的。

我说去就去。

可是…… 出去。

…… 奔驰保姆车行驶在热闹的街道上,唐慕青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受伤入院那天医生明明说只是手臂的擦伤和轻微脑震荡,修养两天就能出院,可陆辰帆这都在医院住了一星期,也没有想要出院的意思。

她不放心,去询问主治医生,可医生支支吾吾说是要再观察观察,唐慕青也没有太在意。

好在VIP病房里什么设备都有,陆辰帆换着花样让她做饭,做饭就算了,还要一口一口喂,唐慕青恍惚间感觉自己简直是养了一个儿子,不过这儿子帅得有点没天理。

陆辰帆那平时高傲的脸上这几天似乎换了一个人,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他俨然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唐慕青不禁怀疑他的脑袋是不是被砸傻了。

想到这些,唐慕青不自觉笑了起来。

慕青,你怎么了?正在看行程的林心优发觉身旁傻笑的唐慕青,忍不住好奇,你笑什么? 啊?心姐,没什么……唐慕青缓过神来,给了她一个甜美的微笑。

慕青,你觉不觉得你变了?自从我们从美国回来后。

林心优回忆着说。

有吗?哪里变了?越来越美了?我怎么没发现。

唐慕青甜甜地笑着,也只有在林心优面前,她偶尔才会像个孩子。

这五年来,我们几乎形影不离,你是越来越美,事业也越来越成功,可是你却越来越淡漠,淡得就像晚上的月光,让人够不着也摸不到,甚至感觉不到你存在的温度,你知道我有多心疼吗?慕青,你才24岁,你应该享受这个年纪的一切美好,而不是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和淡然。

林心优哽咽道。

正在开车的崔小雅听着两人的对话,止不住泪流满面,她虽然只跟了唐慕青三年,但唐慕青对她一直都像对自己亲妹妹一样,她也一直把唐慕青当成自己的家人。

心姐,我没想那么多,我一直觉得自己过得挺好的,有外婆,有你和小雅。

唐慕青低垂着头,不让人看出她眼里的情绪。

有时候我真想让你离开这个圈子,离开这座城市,放下那些沉重的包袱,或许五年前,你走了就不该回来,就算他真的不要你了,你也不该回来。

心姐,不要说了,我从来不觉得外婆或者唐家是我的包袱,外婆和爸爸都是我的亲人,不是吗?唐慕青敛了敛眸光,抬头望向林心优。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跑题了。

林心优收了收思绪,露出一个笑容,刚刚我说你变了,是你自己没有发觉而已,你不觉得你自从住进陆家之后就不一样了吗?你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有光了。

……眼睛里有光?你以为我自带发光体啊?唐慕青笑着打趣道。

我说认真的呢,不信你问小雅。

林心优认真地看着她。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慕青姐最近变了好多,果然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我就说你跟陆少是天生一对吧!害得我也好想谈恋爱……崔小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偷偷擦去了脸上的泪水,一如既往地活泼。

两位,打住,求放过,我要背台词了。

随手拿起手边的剧本挡住脸结束了她们的炮轰。

眼睛盯着纸上的文字,思绪却渐渐飘远。

外婆昂贵的医药费,让她无暇顾及其他,这么多年上学工作两头忙,爱情好像离她很远很远。

对爱情,她一直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或许哪天,会有那么一个人刚刚好出现,他们组成一个平凡的家,过着最平凡的生活。

只是那个人不可能是陆辰帆吧?嫁给他,完全是意外。

她一直觉得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只存在童话里。

谁规定灰姑娘一定要跟王子回城堡,过着不属于自己的生活呢? …… 雅安医院VIP病房里。

陆辰帆正在换衣服。

你终于舍得出院了?我从来不知道我家的医院这么有吸引力,让陆少这么留恋。

黎泽阳推门进来,一脸嘲笑。

黎家拥有全国最大的连锁医院,黎泽阳自己更是热爱医学。

陆辰帆正在扣衬衫扣子,动作优雅迷人,淡淡看了黎泽阳一眼:老婆是我的,回到家照样可以照顾我,我怕在这撒狗粮撑死你。

我说睿奇那小子这两天怎么没来呢,原来是被你刺激的,狗粮吃多了,这会指不定在哪吃健胃消食片呢! 那我还真得好好帮他消化一下,你给他打电话,晚上捌号公馆见!话落拿起手边的西装,行云流水地套上,转身走出了病房。

捌号公馆。

G市闻名的饭店,据说全球最顶尖的米其林厨师有一半都汇集于此,价格当然不言而喻,尽管如此,还是门庭若市,无数吃货以来此用餐作为吃货生涯的终极目标。

捌号公馆有个规定,无论权贵,用餐都要提前半个月预约。

唐慕青徘徊在捌号公馆门前,身着一件浅粉色的短袖连衣裙,及膝的长度露出她修长笔直的小腿,一双米色的高跟鞋,优雅又不失可爱。

今天是唐顺祥的生日,按理她这个女儿应该早点到,可是她实在不想面对里面那些人,所以能避则避,晚一秒都是赚到的。

慕青。

一个清亮的声音从门口的方向传来,一个优雅的身影款款而来。

亦峰哥,你来了。

唐慕青见到来人,露出一个甜美的笑。

我就知道你一定躲在这里混时间。

雷亦峰伸手勾了一下唐慕青的鼻子,一脸宠溺。

……呃……怎么每次都被你戳穿。

唐慕青一脸被抓包的神情,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抓了抓头发。

时间差不多了,进去吧!一会我想办法早点救你出来。

雷亦峰伸手接过唐慕青手上的礼品袋,随手牵起她的手腕,朝里走去。

说话一定要算数啊……唐慕青无可奈何地被拖走。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 大门口不远处的劳斯莱斯上,后座上一双鹰眸紧紧盯着渐渐消失的两个身影,刚刚的一幕被他尽收眼底。

……陆少,黎少和风少还在等……咱们……还要不要进去……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萧子遇感觉身后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逼人寒气,明明现在还是夏末,他却冷得直想打哆嗦。

去查。

冰冷的两个字传入他的耳廓,等他反应过来,后座的人早就没了踪影。

呼……萧子遇长长叹了口气,才感觉车内的温度渐渐回升。

姑父、姑姑,慕青来了。

雷亦峰带着唐慕青来到包厢,推门而入。

慕青来啦!坐在主座上的唐顺祥看见女儿,满脸欢喜站了起来。

抱歉爸爸,刚刚结束一个通告,来晚了,祝您生日快乐!唐慕青上前,给了唐父一个大大的拥抱,满脸乖巧。

没关系没关系,工作要紧,快坐。

说完指着他右边的位置,示意她坐下。

包厢内坐了满满几桌人,全都是雷家的亲戚和朋友。

唐慕青坐在唐顺祥的右边,她旁边空了一个位置,空座的旁边坐的是雷亦峰。

大牌果然不一样,长辈生日都能迟到,让这么多人等你一个人,有没有一点点尊重和教养!坐在唐顺祥左边的雷秀珍一脸不满。

姑姑,慕青没有迟到,我们准时进来的。

雷亦峰指指手上的手表开口说。

我还没说你呢,雷秀珍想起刚刚他俩拉着手进来就来气,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现在已经不是小时候了,你别忘了她已经结婚了! 对啊慕青姐,听姑姑说你嫁进陆家了,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陆少怎么没陪你一起来啊?姑姑和姑父可是特意给他留了位置。

开口的是坐在雷亦峰右手边的妹妹雷亦菲,穿着一件性感的低胸连衣裙,化着浓浓的妆,语气里充满了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