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段沂山周思然by夏雷炮好看吗(在你心上留道痕)

2021-09-15 09:30:17小说名在你心上留道痕作者夏雷炮zsy

小说简介:经典美文《在你心上留道痕》是来自夏雷炮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虐情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段沂山周思然,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逼着段沂山娶我的时候,我以为,只要对他足够好,总有一天,他会感动。然而随着...

段沂山周思然by夏雷炮好看吗(在你心上留道痕)

《在你心上留道痕》第7章 是不是害死她你才如愿?

公馆内种满花栽满树,实属修生养息的好地方。

我听说过这里,却是第一次来。

苏茉儿脸色泛着白,五官精致脸型完美,却丝毫不见气色。

她见着我就开始嘲讽:怎么样,最近身体,如何?

我的身体不劳你挂记,究竟有什么事就直说,你刚才讲为了段沂山找我过来……

是,我是因为他。

苏茉儿眼角上扬,淡淡粉唇也跟着勾起,你嫁给沂山这么些年,他爱不爱你,你难道心里没数吗?赖在他身边‘守活寡’有什么意思?

原以为,我会因为这些话而生气,愤怒。

此刻我却异常平静:既然你只是找我来说这些废话,那我说些我认为有用的吧!苏茉儿,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她这次找我来的目的,不就是要我跟段沂山离婚吗?

交易?她听到这两个字,有一瞬诧异,但片刻后又面带嘲讽,周思然,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什么交易?

我可以跟他离婚。

我缓了一会儿才继续开口,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情绪,让腔调正常些,但你能保证,你会一直爱他,珍惜他么?

周思然,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话很好笑?!

我深深呼了口气:苏茉儿你弄清楚,我是段沂山法律上的妻子,我不离婚,就永远是他妻子,你也永远是见不得光的。

还有,你不会不知道,我才是他父亲心中的儿媳妇吧?段沂山额头上那伤,就是他爸砸的。

我想如果当时你在场,那杯子就是砸你头上了。

苏茉儿微愣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慌,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不管怎么说,感情胜过一切。

我是跟段沂山在一起,又不是跟他父亲。

我只需要他爱我就够了,别的无所谓。

既然如此,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我走了。

说罢我转过身往大门走。

站住!苏茉儿气急败坏的,周思然,你比以前还要讨厌,你要说什么,赶紧说!对了,你还没好好参观下这公馆吧?不如我们边走边聊?我跟你介绍一下,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沂山为我花了心血的。

他说,我住着舒服,心情好,病也会很快好,他希望我快点好起来。

我心口滞住,一眼瞪过去:我没兴趣听这些!

没兴趣?怎么会没兴趣?这块地,可是你当年看上说喜欢的,怎么现在没兴趣了呢?

你看……苏茉儿指着眼前的湖,这湖也是当年,我说我喜欢,沂山就派人用最快的速度给我建成了。

她越凑越近,我想避开,却被她拉住手。

几年前是沂山被逼无奈选择娶你,你说现在如果让他做选择,他会怎么选择?

说完,她惊叫一声,脚下猛滑。

我还来不及反应,眼前一花,水花四溅。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喊了声苏茉儿,还没往前走几步,一个人影已经先我一步冲了过来,猛扎进水里。

电光石火之间,我仿佛听到了原本就支离破碎的东西炸裂成灰的声音。

最终,成了灰烬。

茉儿……茉儿……段沂山把苏茉儿从水里抱出来,两人都已经浑身湿透。

他抱着苏茉儿从我身边经过时,稍缓了一步:周思然,她要是有任何闪失,我要你赔命!你最好祈祷她没事!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我一眼。

他们浸了水,我的心却湿透了,像泡在湖水里好久,却没被捞出来一般。

医院里。

苏小姐身体实在太差了。

医生替苏茉儿看完,客客气气和段沂山汇报,如果不用心护着,这病根会跟一辈子,甚至还会影响寿命。

段沂山的手握着苏茉儿,一直没有松开过。

苏茉儿躺在床上,嘴唇泛白,微微张着,眉心轻皱,眼珠微动,仿佛有梦魇一般。

周思然,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害茉儿?如果今天我不在,没能及时救她起来,是不是她就被你害死了?

我……

是不是真的要害死她你才算如愿?

段沂山说罢,松开苏茉儿的手,起身掐住我的脖子,用力至极。

这次,我没有上次那般慌乱难受。

相反我很平静。

我双手抓着他手臂用力将他推开,心里已经没有丝毫波澜。

既然她没死,那我先走了。

去哪里!段沂山厉声问道,你伤了人,就这样走了?我说过,茉儿要是有任何闪失,你别想安好!来人,把她带到客房,关起来!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出一步!

《在你心上留道痕》第8章 周思然,你不准死!

后面的事顺理成章却不受我控制。

我哪里想过自己本就糟糕又短暂的一生还会有这么狼狈一天,落得被人关着,软禁。

虽然这公馆名风貌怡人,但他们给我选的房间,却连客房都算不上,仅有一张床,一些简易物品罢了。

就为了苏茉儿那个女人,段沂山甚至不惜将我关押起来。

在这房间只待了不到半小时,我心口开始发闷,单手抓着身下床垫,心口愈闷愈疼。

想打给朱雨玲,找手机的时候才想起,手机被段沂山的人收走了。

没找到手机,心口却越疼越厉害,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冒出,我咬紧嘴唇才强撑着没有失去意识。

难道我就命该如此,临死前,还不能左右自己最后的日子。

曾经高傲如我,如今成了阶下囚,任人欺负。

苏茉儿玩的招子虽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可的确管用。

就这时,门忽然被人推开。

两个佣人进来,手里端着饭菜。

喏,把饭吃了!饿死在这,不吉利!

拿走吧,我不吃。

我身子难受的厉害,看到这些吃的直犯恶心。

可她们不依:不吃?给脸不要脸!还真以为自己是当初那个周家大小姐了?

出去!

我说话稍加用力,就开始咳起来。

她们把碗筷放到地上,跟喂狗无两样。

劝你能吃的时候赶紧吃,否则回头段先生娶了我们家小姐,你还指不定被赶到哪儿去呢!

原来是苏茉儿的人。

我撑着床起身缓步走到她们跟前,端起地上放了碗碟饭菜的托盘。

起身时,看到她们脸上得意的笑。

就是,谁不知道,是她耍手段逼段先生娶了她的,这种女人,有什么下场都是活该!

是啊,所以别做坏事,坏事做多了,可是会遭报应的。

狗仗人势?我语气平和,忍着身体的不适,看着她们,可你们的主人,也没多大势啊!

她们本来得意洋洋的表情,立刻僵住,随后是恼羞成怒:你个臭婊子,说什么呢!

好心送吃的?如果我没猜错,苏茉儿又想玩当年的把戏?饭菜里放了什么?这次是慢性的毒,还是会立即发作的?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疼,我连手指都在忍不住抽搐。

不再多说,趁她们没反应过来之前,我直接把托盘扣到她们头上。

啊……你干嘛!她们抓狂尖叫。

我一把推开她们,用尽全身力气朝外跑。

跑出公馆的时候,头已经晕到看不清前面的路,感觉五脏六腑都在被一万把刀子同时疯狂搅动。

而我只能受着。

后面,我只听到耳畔又长又急促的汽车鸣笛声,想反应已经反应不过来。

视线模糊,只看到有车影,朝我疾驰。

转身要跑,可是双腿根本不听使唤,越着急,越发软。

我的生命,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双眼发黑那一瞬间,脑中竟听到熟悉的声音撕裂又飘渺——

段沂山周思然!你不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