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轻舞顾容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怜君舞红尘全文阅读

2021-09-15 09:25:22小说名怜君舞红尘作者轻舞zzy

小说简介:《怜君舞红尘》是一本短篇小说,剧情前后反差较大,人物性格也比较复杂,不过主角轻舞顾容止非常讨喜,轻舞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一个小小的奴,她只敢仰望自己的主子。轻舞此生最大的愿望便是留在...

轻舞顾容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怜君舞红尘全文阅读

《怜君舞红尘》第7章 唤我主子,我喜欢听

顾容止没有说话,只是紧抿着唇。

怎么?王弟,孤不过是要一个小奴隶而已,你便舍不得了?顾容奕扯了扯嘴角看着顾容止,眸子里尽是冷意。

太子话里的深意谁都明白,轻舞看着顾容止那紧皱的眉头,眼里闪过一抹绝望,她正要开口,却听顾容止说道,

王兄,王弟想了许久,还是觉得不太妥当。这小奴隶无法无天,胆大妄为,冲撞了皇兄便不好了。王弟还是另为王兄选一个可心之人吧。

说完,顾容止看了一眼轻舞,还不下去!

是,主子!

轻舞用力的甩开了顾容奕的手,跑回了自己的小屋。

直到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她才感觉一阵后怕。她不明白为什么太子殿下非要要她,可是让她雀跃的是主子并未将她送人。

主子还是那个救她于水火之中的主子。

这一晚,轻舞又梦到了那漫天的大火和堆积如山的尸体,她吓得尖叫,而这时,主子却突然出现朝她伸出了手,将她紧紧的拥在了怀中,解开了她的衣衫。

开始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随着身体越来越火热,轻舞睁开眼睛,便看到匍匐在她身上的主子。

主子?

轻舞刚刚唤出口便立即用手捂住了唇。她怎么忘了主子不喜欢有人在床底出声的。

不用捂着唇。

顾容止的眸子里燃烧着一簇簇的小火苗,唤我主子,我喜欢听!

那一刻,轻舞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一般。

她一声声的唤着主子,主子,她很想唤顾容止名号,可是终究不敢。

她在顾容止越来越猛烈的动作中逐渐沉论。

完事之后,她如往常一般想要起身为顾容止擦拭身体,却被顾容止拦住,睡吧!

说完,顾容止将她拥进了怀中,看着她额头那醒目的奴字,他下意识的想要去摸一摸,却被轻舞躲开了。

疼吗?

虽然自他将她带回来,她便一直是奴隶的身份,可是他却始终从未让人在她的身上烙下烙印,因为他知道她不是奴。

不疼,奴不疼!

轻舞的声音有些颤抖,顾容止的一句话让她所有的委屈都消失殆尽。

主子,今日让你为难了!

今天,因为她的事情让主子触怒了太子,是她对不住主子!

主子,为什么太子一定要奴?

轻舞疑惑的看着顾容止。之前,顾容止说太子要她,她以为太子看上的是她的美貌。

可是,她容貌已毁,脸上还有一个如此丑陋的‘奴’字,为何太子却还是不肯放过她呢?

顾容止闻言瞳孔一缩,看了轻舞良久,蓦地起身。

日后,你便安安分分的呆在这奴隶房里,没有我的应允不许再去前院一步!

说完,顾容止不待轻舞反应过来,独自穿上衣衫走了。

直到门口灌进的冷风吹到轻舞的身上,她才恍然回神。她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可是知道主子日后是不会再来了。

前院与后院隔着的不是一堵墙,而是两个身份之间的隔阂。

终究是她妄想了!

《怜君舞红尘》第8章 乱棍打死

一晃一个多月过去,轻舞每日都会看着那堵高高的墙,有几次,她都想冲过那堵墙去看看主子,可是她却终究没有勇气。

她渐渐地死心了,她将顾容止深深的埋在了心底,她以为她这生都不能再见到主子了,却没有想到意外在此时发生,她有喜了。

开始的时候她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可是接连几天她都吃不下去东西,而且一直呕吐,和她一起的奴隶终于将这件事报给了管家。

管家知道事情关系重大,当下将这件事报给了王妃。当日下午,她便被带到了汀兰居。

给她诊脉。

苏聘婷坐在上首看不出面上的喜怒,可是轻舞的心却渐渐的提了起来。

回王妃的话,这奴确实有喜了!

王府里的大夫立即回道。

屋子里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一个奴隶怀上了主子的孩子,这在以往是从未发生过的。

他们都在等着王妃的处置。

来人,将这奴拖下去,赏赐一碗红花!

苏聘婷站了起来,一字一句的说道。

她还是小看了这个奴隶,竟然敢怀上王爷的孩子!

轻舞在短暂的错愕后,连忙用手护住自己的小腹,不,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这是她和主子的孩子。

放肆!苏聘婷厌恶的看着轻舞,你一个奴如何敢自称我?你难道不知道没有主子的命令,奴是不准怀孩子的吗?还在等什么,还不给我拖下去!

苏聘婷从未如此的气恼过,她竟然被这个卑贱的奴隶一次次的给折了面子。

不!

轻舞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一下子推开了周围的仆人,发疯似的往外跑去。她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护住孩子,护住她和主子的孩子。

给我抓住她,乱棍打死!

看到轻舞居然敢逃,苏聘婷气的推倒了桌子。

若是今日她处理不了这个小奴隶,那她王妃的威严何在?

轻舞跑的很快,可是再快却也快不过一众仆从,眼看她的手已经放在了王府的大门上,可是却硬生生的被人拽了回去。

不!

轻舞死死的拽着大门,哪怕指甲翻飞她也恍若未觉一般,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护住孩子。

她的手抓的很紧,几个仆从竟然都拉不动她,王妃身边的大丫鬟见此朝几个仆从使了使眼色,那几人上前,只听喀嚓一声,那几个仆从生生的折断了轻舞的几根手指。

啊!

十指连心,轻舞发出一声惨叫,终于松了手。

几个仆从拽着她的头发就将她往院子里拽,轻舞的身体被拖在地上前行,轻舞死死的护着自己的肚子,生怕肚子里的孩子有一点的闪失。

给我往死里打!

苏聘婷怒红了眼,今日若不能除了轻舞,她便不叫苏聘婷。

棍子一下接着一下的落在了轻舞的身上,可是她却愣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她只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小腹。

在她的心里,肚子里的那块肉是比她命还要重要的东西,那是主子的孩子。

察觉到轻舞的动作 ,苏聘婷眯了眯眼,眼里尽是狠毒,给我先打掉她的孩子!

苏聘婷的话音一落,轻舞的手脚便被几人死死的压制住。

眼看棍子就要落到她的肚子上,她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吼声,不!

那一刻,轻舞的眼泪从眼角滑落,她终究还是护不住这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