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重生之侯门贵后第97章在线阅读&安珺瑶南宫泽

2021-09-15 09:20:14小说名重生之侯门贵后作者袅袅鱼音zsy

小说简介:向大家推荐一本穿越重生小说《重生之侯门贵后》,作者是袅袅鱼音,主要故事围绕主角安珺瑶南宫泽展开,一步一步的来吸引读者,就好像是一盘美味的食物等待它的主人,文笔超赞,情节跌宕,值得推荐。前世,她倾侯府之力助人渣上位,却落...

重生之侯门贵后第97章在线阅读&安珺瑶南宫泽

《重生之侯门贵后》第7章 他一定要拿下!

看着日后叱咤沙场的战神低下头让她帮忙上药。

安珺瑶心口划过一丝异样。

她沾了点伤药,轻轻的涂在他的伤口上。

同时,一只温暖的手带着热气握着她的手腕慢慢向上。

安珺瑶忍不住瑟缩,脸颊通红。

反应过来才发现谢辰烨是用内力帮她烘干衣服。

那只手隔着衣物分寸又不容拒绝的顺着那凝脂的胳膊,落在滑润的肩头。

谢辰烨眸色微深。

他常年习武,因为持剑,不可避免的生出几分老茧。

隔着湿透的冬衣,摩挲着女子小巧的肩头。

细腻的肌肤相触,仿佛有源源不断的热量燃烧着四肢百骸。

他垂眸凝视着女子红透的耳尖,染水的眼眸。

喉间情不自禁的上下滚动。

月色如水,两人间的气氛安静又平和。

药上完,似乎连空气都变了味道。

察觉到衣服已经干了,安珺瑶后退一步,移开目光道。

咳…二哥…好了。

嗯。

谢辰烨收回手,就好像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他背过身,挡住远远的烛火。

替她在前面开路。

走,回家。

而另一边。

闻人宴上,四皇子醉酒调戏侯府千金一事不胫而走。

且不说安穆侯是开国功臣,便是这么多年受过安穆侯恩惠的武将也数不胜数。

不过第二日,御前的奏折便堆得如小山一般高。

天子震怒,命四皇子殿外跪守半日。

并下令亲自设宴,宽慰安穆侯一家。

南宫泽今日一上朝便颜面尽失。

那些老学究看他的目光都带着隐晦的不屑。

他跪在大殿内,胸中的杀意高居不下。

都是那个疯女人,打乱了他全部的计划。

为了不引起父皇猜忌,他只能借口说自己喝多了酒,一时唐突。

但安穆侯府,他一定要拿下! 四弟酒醒了? 刚下朝的太子闲庭散步的走过来,嘲讽的开口。

你也别怪父皇无情,不听你辩解,谁让你生母是个攀权富贵,满口谎言的奴婢呢? 大哥也劝你勤读诗书,莫要贪图女色。

南宫泽背挺得笔直,不卑不亢的回笑道。

多谢大哥教诲。

只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太子盯了两秒,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纨绔子弟,也就那些瞎了眼的大臣会高看一眼。

南宫泽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眸中冷意更重。

安穆侯府。

听到帝王设宴这个消息的时候,安珺瑶正在湖边喂鱼。

大大小小的鱼顺着鱼饵一拥而上。

秀珠面带殷勤的开口。

小姐,陛下对侯府真好。

好吗?安珺瑶冷笑一声。

这明面上打了四皇子的脸,暗地里却不知道对安穆侯府心里下了几根刺。

就如这水中鱼儿,鱼食在那,其他鱼儿又岂会让一家独大。

投食之人,又怎愿让鱼群独大为首。

这一场设宴,是警告也是试探。

帝王的心思最难猜。

安珺瑶拍拍手,没走几步便得到小厮的通报。

侯爷回来了。

她立马提起裙摆,百感交集的向父亲的书房奔去。

前世因为母亲早去,她被姨娘蛊惑的是非不分,和父亲聚少离多。

后来又被奸人算计,导致她们父女生离死别。

跨过长长围栏,如今见到还身体硬朗的父亲,安珺瑶忍不住胸口一疼,险些落下泪来。

原本还板着脸的安穆侯,面色瞬间布满心疼。

他怒不可遏的用了拍向桌面。

这个四皇子简直目中无人!老夫一定要再上书陛下,再对四皇子多加管教! 看着老父亲护犊子的模样,安珺瑶又险些笑出声来。

她语气哽咽。

爹爹,女儿并未受委屈,只是想爹爹了。

她一会儿哭,又一会儿笑。

可把安穆侯担心坏了。

安穆侯是个武将,不懂那些文人的弯弯绕绕。

他命小厮把这次边疆带回来的好东西全部送往安珺瑶的院子里。

父女两刚刚坐下没说几句体己话,就闻见一阵清浅的兰花香。

安珺瑶面色瞬间沉下来。

这是她早逝的母亲最爱用的香粉。

她偏过头果然看见安穆侯脸上露出怀念之色。

柳姨娘穿着素雅,揉着帕子满脸欣慰的进来。

侯爷,您可回来了,妾身日日向菩萨祈福,您离家这么多天妾身一个安稳觉都没睡过,如今一颗心终于是放下了。

安穆侯语气柔和几分。

你清减不少,府上的事让你费心了。

侯爷说哪里话。

柳姨娘坐在他右侧,看向安珺瑶眼中闪过一丝愤恨。

倒是瑶瑶受了委屈,不过昔日里我曾听瑶瑶说起,四皇子俊伟非凡,没想到瑶瑶去见他时,他竟然这般越距。

这话说的,倒像是她心仪南宫泽已久,故意独处了。

安珺瑶讽刺一笑,面上满是委屈。

父亲,女儿以前从未见过四皇子,都是从四妹妹那听来的。

但是昨日一见,恐怕四妹妹让他骗了。

她语气一转有些担忧。

闻人宴上那么多人,他都能那般无礼,那往后四妹妹… 柳姨娘咬牙切齿,面容扭曲。

瑶瑶说哪里话,你四妹妹最喜雅静,和四皇子也不过是泛泛之交。

她知法守礼,怎会和男子独处。

安珺瑶像是被吓一跳,小声开口。

女儿也只是担心,毕竟四皇子和太子局势不同,四妹妹代表的可是我们安穆侯府。

哼。

柳姨娘还以为安珺瑶是嫉妒了,瑶瑶放心,惜若和太子关系深厚,断不会做出蠢事。

够了! 安穆侯眉眼一厉,他常年在外,为的就是把侯府脱离夺嫡之争。

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和太子四皇子都有瓜葛。

他意有所指的看向柳姨娘。

惜若身子不好,进来就少出府走动,安心在家多修养修养。

侯爷?柳姨娘惊讶的抬头。

惜若怎么能待在家里,陛下今晚还有设宴呢。

陛下设宴是为了瑶瑶。

安穆侯下定决心,惜若今天就待在家里,哪也不许去。

柳姨娘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但这次宴会都是百官的公子小姐。

没准能让惜若再结交些权贵,提高身价。

她只能想尽办法弥补。

侯爷,您带回来的云锦正准备给惜若裁衣,岂不浪费了… 姨娘说的是那九天玄色云锦吗? 安珺瑶笑嘻嘻的挽着父亲的胳膊开口。

姨娘不用担心,父亲已经都送给我了,让妹妹不用再去要了。

安穆侯无奈的拍拍她的头,不就云锦吗?之后好东西爹爹都给你带回来。

这话像是一巴掌狠狠地打在柳姨娘脸上。

她用力握紧茶杯,面上挂着笑容,牙底却恨得直痒痒。

这个草包也不知道落了水后抽了什么疯。

现在让她得意一会儿,等侯爷出门了,有她哭的时候。

思及此,她舒坦不少。

却没看到身后安珺瑶讥讽的笑容。

《重生之侯门贵后》第8章 胡说!

安穆侯一回府,绫罗绸缎,金玉良器都往安珺瑶的院子里送。

往日里见风使舵的下人便机灵的朝安珺瑶的院子里跑。

原本热闹的二房瞬间变的门可罗雀。

安惜若扯着布料,脸上的笑容都快挂不住。

父亲当真是这么说? 老裁缝打了个寒颤。

传闻中的温柔才女怎么看起来有点恐怖。

是的,四小姐,说是全部送到三小姐院子里去。

以往哪样东西不是自己挑剩下才有安珺瑶的份。

安惜若的甲指几乎把那云锦戳穿。

老裁缝心疼的看着布料,欲言又止。

哼,先放在这,我去见见三姐。

她随意从桌上拿了根簪子便踏出院子。

一见到安珺瑶院子里的珠宝绸缎,她的眼睛更红了。

父亲这次居然带回来了这么多好东西。

安珺瑶拥着小暖炉躺在那些玉器中间的摇椅上。

素白纤细的手握着一沓纸。

面容慵懒,举手抬足间竟隐隐散发着几分贵气。

安惜若一僵。

这草包半月不见怎么变样了。

她柔柔弱弱的开口,眼底闪过一丝嫉妒。

给姐姐午时请安,也是道喜了,父亲对姐姐真好。

安珺瑶抬首,看见门口粉裙女子,讥讽一笑。

她这好妹妹真是沉不住气,不过一匹云锦就杀过来了。

可叹前世她还以为安惜若对她尊敬有礼,便什么好的都往二房送。

安珺瑶懒洋洋的翻着纸张,并没有接话的意思。

秀珠连忙高声道,四小姐来了,快来,我们三小姐等您许久了呢。

秀珠又贴心的找了个躺椅,倒了水放在她的边上。

这前后态度一对比,仿佛安惜若才是她的主子。

安惜若娇笑着从袖中掏出簪子。

姐姐,这是前些日子从岭南那托人带回来的簪子,一直想送给姐姐。

如今一对比这满屋的珍珠宝石,倒显得我的没有分量了。

哎呀。

一旁的秀珠惊叫一声,四小姐真是有心了,奴婢听说这是你最喜欢的呢。

安惜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姐姐与我是一体的,谁戴都是一样。

小姐,你看。

秀珠得意洋洋的接过来。

安珺瑶看着这主仆两一唱一和,心底冷笑更重。

她斜睨了那簪子一眼,疑惑的大声开口。

咦,四妹妹,这不是我前些日子送给你的吗? 安惜若的脸瞬间僵住了。

她凝神看了簪子一眼,舒了一口气。

哪里呢,姐姐你肯定看错了。

怎么会?安珺瑶捏起簪子看了看,这就是我那枚呀,秀珠你说是不是? 秀珠也是一头雾水,小姐… 安珺瑶用簪子抵住唇,笑眯眯的看了眼秀珠。

歪过头,目光又露出几分疑惑。

如果这不是我那枚,那秀珠你说说平日里我梳妆台上那些簪子都去哪儿了呢? 秀珠猛的直起身,背后冒出一阵冷汗。

以前三小姐从不管这些东西,她时不时偷拿去发卖了,哪记得这根簪子。

落在身上的视线就像粹了寒冰一样。

秀珠抬起头,那枚雕花的簪子被抵在小姐的唇间,平添几分肃杀与冷艳。

安珺瑶收了笑容,背对着安惜若,轻轻的吐出一句唇语。

想保你妹妹的命吗? 青天白日,秀珠浑身如针刺在背。

这三小姐根本不是个草包,她像是一只蛰伏的猛兽。

容忍一切动物在身旁嬉闹,但是下一刻似乎就要撕破猎物的喉咙。

她腿下一软,竟直直跪了下来。

回小姐的话,奴婢认出来了,这就是您的簪子。

胡说! 安惜若捏着帕子猛的站起来。

这簪子明明就是我的。

妹妹莫动怒。

安珺瑶放下簪子,慵懒的开口。

听听秀珠怎么说,我相信秀珠是个明白人。

秀珠面色苍白的闭上眼,僵硬道。

四小姐,这是奴婢上个月初四送到您屋里去的… 大胆。

安惜若快速打断她,你这丫头胆敢造谣主子,我看你是不想活命了! 安珺瑶放下簪子,来了兴趣。

秀珠,你继续说。

姐姐…安惜若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随即狠狠地看向秀珠。

秀珠接着道,是四小姐吩咐奴婢的,每月初四给她拿几样小姐的好东西过去。

小姐之前丢失的金钗步摇,翡翠华云坠,云暖烟镯全都在四小姐那里。

胡言乱语! 安惜若一脚用力踢在秀珠的腹部。

姐姐,你这刁奴搬弄是非,可要她不得。

安珺瑶点点头。

妹妹说的对,这丫头确实要她不得。

小姐! 秀珠惊恐的抬起头,连带着安惜若都诧异的看过来。

妹妹这样看我干什么。

安珺瑶转动簪子,又挂上天真无邪的笑容。

你我姐妹情深,我岂会听这刁奴所言? 只是我这院子里少了东西是事实,若是这丫头交不出来,我只好交给大理寺了。

姐姐…安惜若直起身,尬笑两声,这刁奴不如交给我,我一定让她把姐姐丢失的东西交出来。

妹妹是柳姨娘教出来的,我自然相信。

安珺瑶拿起旁边的纸递给安惜若。

这都是我院中丢失的东西,还请妹妹多加费心。

若是找不出来,直接把这丫头送到大理寺就行。

送到大理寺,那自己这些年买通秀珠偷东西一事不都暴露了吗? 翻着那厚厚的纸,安惜若双眼一黑,险些翻过去。

这里得多少东西… 安珺瑶路过跪着的秀珠,脚尖隔着她的衣裙捻在她的膝盖上。

秀珠顿时疼的冷汗淋漓。

一只小巧的香囊悄无声息的落在地上。

背后秀荷二字触目惊心。

秀珠原本还想叛变的心思,瞬间灭了。

安珺瑶看着一旁面色苍白的安惜若,缓缓勾起唇角。

这好戏,才是刚刚开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