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好看的小说山海也无情在线阅读

2021-09-15 09:15:21小说名山海也无情作者小蜜蜂zzy

小说简介:小说《山海也无情》主角是宁夕安陆慕斯,是小蜜蜂写的一本短篇小说,该作品剧情精彩,字字皆是看点,字字神奇,非常值得推荐。订婚三年,无数个日夜。可他却在事后,边穿衣服,边告诉她:我要结婚了,和别的女人。他叫她滚,有多远,滚多远,再...

好看的小说山海也无情在线阅读

《山海也无情》第7章 跪下道歉

宁夕安找遍了所有她能想到的地方,都没找到宁城风的下落。

她急得要命,又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了,只好给陆慕斯打电话。

希望陆慕斯能帮忙。

可陆慕斯根本不接听,宁夕安一直打到手机没电关机,也没有打通。

宁城风还在生病,多在外面待一分钟,就会多一分危险。

为了尽快找到哥哥,宁夕安找去了陆慕斯家,一直等在外面。

三个小时后,她终于等到了那个出差中的陆慕斯,他开车载着顾知雅,从宁夕安面前开过,进入别墅大门。

陆慕斯!宁夕安冲过去,用身体拦住车。

吱——车子紧急迫停下,差一点就撞上了宁夕安的膝盖。

宁夕安,你疯了吗?陆慕斯下车,怒道,你想死也别死在我面前碍眼!

宁夕安眼圈通红,无助而脆弱,她紧紧拉住陆慕斯的手臂。

慕斯,你帮帮我好不好?我真的,走投无路了,求你,看着过往的情分上,帮帮我……

陆慕斯盯着她,神情晦暗。

慕斯,我求你……泪水沿着宁夕安苍白的小脸滑落,可怜悲伤到令人心疼。

陆慕斯嘴唇动了动,正要说话,顾知雅忽然开口说:怎么了夕安,你哥哥又出什么事了吗?

陆慕斯一下子就沉默了。

宁夕安望着他,哽咽道:我哥哥失踪了,我必须要找到他,不然……

放开我!陆慕斯大力甩开宁夕安,你哥哥失踪不失踪,关我什么事?宁夕安,你是不是忘记我昨天的警告了?

宁夕安愣愣的僵住,哑声说:慕斯,我是真的没办法了,只有你能帮我了,只有你……

够了!陆慕斯怒道,你要我再重复一遍我昨晚的话吗?宁夕安,我叫你滚,有多远,滚多远!再看见你一次,我就收拾你一次!

宁夕安慢慢垂下手,无助道:慕斯,这次你帮我,我哥哥真的会死的,他要是死了,那我……要怎么办啊?

父母死了,陆慕斯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她只有哥哥了。

你怎么办关我什么事?陆慕斯狠狠道,你不是很在乎你这个哥哥吗?那你和一起死啊!

宁夕安睫毛一颤,轻声颤抖道:陆慕斯,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宁夕安,我真的是受够你了!陆慕斯越过她,错身离开,我最后说一遍,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不然,一定要你好看!

陆慕斯回别墅了。

顾知雅走过来,欣赏着宁夕安惨然的脸色,笑道:哎呀,我们的宁大小姐,如今过得真是惨啊。

宁夕安咬牙,准备走。

我能叫人帮你去找你哥哥。顾知雅说,只要你跪下来求我。

宁夕安站定脚步。

顾知雅踩着高跟鞋,仰着下巴,仿佛斗胜的孔雀一般,趾高气扬。

我也能给你钱,只要你在我面前下跪,然后就你过去把钱扔在我身上的事情道歉,我就帮你。

为了哥哥。

宁夕安咬紧牙齿,跪下了。

对不起。她一字一字,忍耐用力的说,对不起顾知雅,以前,是我不该欺负你。

顾知雅低头,看着下跪的宁夕安,眼里没有释然,而是更加浓烈的怨恨。

好,我原谅你了。她笑着说,我这就帮你,找人……

顾知雅拨出电话,当着宁夕安的面吩咐人去找宁城风。

好了,我安排下去了,不过,在找到宁城风之前,我要你就这么一直跪着!

宁夕安垂头:好,我一直跪着……

《山海也无情》第8章 死了

顾知雅就让宁夕安跪在门口,一秒钟也不准起来。

三个小时以后,顾知雅才过来道:查到你哥哥的消息了。

宁夕安直起身,焦急问道:他在哪里?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不知道哥哥感染情况怎么样……

死了。顾知雅蹲下身,看似安慰的扶着宁夕安的肩膀,脸上却满是得意的笑,宁夕安,你哥哥死了。

不,不可能……宁夕安不相信,你骗我……

顾知雅拿出手机,念短信上的地址。

这里是发现你哥哥尸体的地方,尸体还没被收走,你现在过去,还能看到你哥哥的死亡现场。

不可能的。宁夕安摇晃着站起来,一路狂奔向那个地址。

那是旧小区的巷子里,此刻外面围满了看热闹的路人,大家都对着巷子指指点点,议论那个不幸死掉的年轻人。

看着最多二十五六岁吧,长得还挺帅的……可惜了,死得好惨。

是啊,先是被人捅了十几刀,然后又被狗啃了尸体,听说脸都啃花了……太惨了……

听到这里宁夕安脚下一软,直挺挺跪在地上。

哎呀,小姑娘,你怎么了?路人好心来扶。

宁夕安推开他们,跌跌撞撞冲向巷子。

收拾尸体的工作人员正在清理满是血迹的现场,担架床就在另一旁,上面放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宁夕安颤抖的走过去。

你是谁,家属吗?有人过来问。

我、我……宁夕安声音沙哑,吐字吃力,可能是……如果他真的是我哥哥……

那你先认认吧。那人说着,一把揭开了布。

床上躺着的那个人,真的是宁城风,她的哥哥。

哥!宁夕安凄厉喊了一声,扑倒在病床边上,再忍不住痛哭起来,哥!

宁夕安哭得撕心裂肺,可那个从小最疼她的哥哥,却再也不会回应她了。

宁城风死于刀伤,他是被人杀死的,不是病死。

谁?

是谁杀了他!

宁夕安用力擦掉脸上的眼泪,拉住清理现场的工作人员:你们有线索吗?谁是凶手!

线索有一点,我们找到了一颗纽扣。那人把装在密封袋里的扣子给宁夕安看。

那是一个做工精致的黑曜石纽扣。

一看到那扣子,宁夕安脑子里就嗡的一声,直接软倒在地上。

哎,你没事吧?工作人员想把宁夕安扶起来,但宁夕安浑身虚软沉重,像是一瞬间被抽走了魂魄的尸体。

这位小姐,你怎么样?

耳边响起很多声音,但宁夕安都听不到了。

只有那颗扣子,狠狠的,印在了她脑子里。

那是陆慕斯的纽扣,宁夕安和他在一起多年,为他脱过,穿过无数次衣服,不会认错。

是陆慕斯杀了她哥哥。

为什么?

宁夕安挣扎着起身,要去问个明白,但没等她迈开步伐,她就晕了过去。

醒来时,她人在医院。

手背上扎着输液针,而她的病床前并没有人照顾她。

宁夕安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家人,再也不会有人照顾生病的她了……

她一把扯掉输液针,下床。

她要去找陆慕斯。

哎,这个小姐,你现在不能乱动。一个护士跑过来,着急说,你怀孕了,但是胎儿情况很不稳定,需要多休息。

宁夕安僵住:你说什么?

护士道:你怀孕了,恭喜你,已经一个半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