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书荒推荐情微言轻by我是大神在哪可以看

2021-09-15 09:00:21小说名情微言轻作者我是大神zzy

小说简介:池晚轻厉寒琛是著名作者我是大神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

书荒推荐情微言轻by我是大神在哪可以看

《情微言轻》第7章 我们离婚

厉寒琛双眼猩红,眸色凶狠的好似要将池晚轻生吞如肚。

池晚轻知道,要是自己今天不跟他走,他暴怒之下,恐怕会在这里,收拾自己。

左右思量后,她最终还是咬紧嘴唇,朝着厉寒琛走过去,正好,就今天把离婚的事情,全部说清楚。

见她听话过来了,厉寒琛的眼神这才好看一点。

小晚……陆向封不赞同道,你别跟他……

向封,我跟他的事情,终归是要说清楚的。今天谢谢你了。池晚轻打断他的话,主动往门口走去。

厉寒琛眉宇忍怒,狠狠警告了一眼陆向封,他两步追上了池晚轻的脚步,抓住她的手腕,扯着她一路往前。

三两步,直接拽上车。

引擎启动,一路直奔别墅,停下后,他又拽着池晚轻,往屋子里走。

你放开我!池晚轻挣扎,我自己会走!

厉寒琛嘲讽道:你自己走,就是往别的男人床上爬吗?池晚轻,你到底知不知道要脸两个字怎么写?

池晚轻咬唇沉默,用力甩开厉寒琛的手,几步进屋。

扯开抽屉,翻找里面离婚协议书的草稿。

而背后,厉寒琛却已经脱掉了外套,松开领带。

池晚轻,上次我的警告,你还真敢当成耳旁风。他唇角勾着笑,分明就是要好好跟池晚轻算账的架势。

离婚文件,找到了。

厉寒琛也同时靠近,正要抓住那女人纤细的脖子,将她摁在墙壁上,好好的收拾。

那份文件,也就在这个时候,递到了厉寒琛的面前。

签字吧,厉寒琛。池晚轻面无表情的开口。

垂眸,扉页那几个加粗的大字,狠狠刺激到了厉寒琛的眼睛,他脸色陡然冷沉,黑眸晦暗,死死盯着池晚轻。

你真要跟我离婚?

池晚轻没看他,只说:对,我要跟你离婚。

说完,她拿起抽屉上的签字笔,提笔便要落下自己的名字。

池晚轻!厉寒琛猛然发怒,一把扯过文件,暴怒的摔在地板上,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离婚!我不允许!

池晚轻表情平静,抬眸看着他:你不是一直厌恶这段婚姻吗?现在我同意离婚了,你又在这里磨叽什么,怎么,舍不得吗?

舍不得——这几个字,让厉寒琛的心脏,有一瞬间的绷紧。

他怎么可能会有舍不得,他只是……不想就这样放过池晚轻。

你折磨了我一年半,现在想甩了我离婚,去跟你那个姘头逍遥?做梦!我不会同意离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厉寒琛表情可怕,往前走了一步,气势凶狠的死死盯着她,我就是要你难受,要你以后的每一天,都过得生不如死!

他说完,又厌恶似的往后一退,眼神恶狠:等着吧,池晚轻,未来的日子里,我会好好折磨你的!

扔完最后一句话,他踩着那一地的离婚协议书,摔门离开。

池晚轻垂下眸子,僵硬的在原地站了许久之后,终于缓缓的抬起手臂,痛苦的捂住了脸。

几秒钟后,刚刚关上的别墅大门,又猛然被人扯开,厉寒琛去而复返。

你……

话还未说完,池晚轻就被他粗暴的直接压在墙壁上。

你跟陆向封做过多少次了,嗯?厉寒琛掐住她的下巴,红着眼睛,凶狠的盯着她,贱人,你被多少男人碰过了?

池晚轻忍着疼,只是同样用力的盯着厉向封的眼睛,一个字也不说。

她怕自己一开口,吐出的又是软弱的求饶。

她在这个男人面前弱势太久了,现在,再也不想那么软弱了。

池晚轻越是沉默,厉寒琛的动作,就越是凶狠用力,好似非要逼池晚轻张开嘴,哭泣的喊出声音来。

《情微言轻》第8章 和我好好过日子吧

一夜近乎惩罚的缠绵后,池晚轻浑身剧疼,好似被车轮碾过一般。

她在家休息了半日,养足精神,想去公司,一开门,却发现门口守着两个陌生的保镖,将她大门死死堵住。

不好意思,池小姐,从今以后,你不准踏出这里半步。

厉寒琛,囚禁了她。

不管池晚轻用什么办法,门口的保镖,就是不会让她走出别墅的大门。

被关了一个月,池晚轻几乎发疯。

而最重要的是,她这个月的生理期并没有来,她怀疑……自己怀孕了。

想尽办法,好不容易在两个保镖的看守下,去了医院,一检查,怀孕七周。

看着那份结果,池晚轻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曾经做梦都想要的孩子,竟在这个时候,在她下定决心,要跟厉寒琛离婚的事情,来了……

怎么办?

打了吗?

她用力的压住小腹,迷茫半响后,终于渐渐下定决心。

孩子,打了吧。

她是肯定会跟厉寒琛离婚的,孩子生下来,也不会有父亲疼爱,不如打了。

挂号,排队,在流产室外,安静等着护士前来叫号。

池晚轻……

在。池晚轻哑声应着,站起了身。

到你了,进来吧。

池晚轻捂着小腹,痛苦的闭上眼。

对不起,宝宝……

脚步迈开,她正要进入,背后,忽然响起了厉寒琛的声音。

池晚轻,我允许你打了这个孩子了吗?

池晚轻脚步猛然停住,惊愕的回头,看着一个月没见的厉寒琛。

她怀孕的结果刚出,就被保镖通知给了厉寒琛。

他三两步走近,垂眸,死死盯着池晚轻的小腹:这个孩子,我要你生下来。

池晚轻顿了顿,艰难道:生下来又怎么样呢?难道你还要跟我好好过日子吗?

厉寒琛表情微愣,竟一时没能接话。

跟她,还有那个即将要出生的孩子,好好过日子……吗?

他心底,竟然还当真,有那么一点……动摇。

但转瞬,那个念头就被抛开,他嘲讽的盯着她:跟你过日子?你在说什么梦话,谁知道你肚子里怀着的,到底是谁的野种!我要你生下来,不过是想当着你的面,把孩子送出国,要你这辈子,永远也不能见到他第二面!

池晚轻心跳渐紧,哑声解释道:那如果孩子就是你亲生的呢?厉寒琛,我能保证你是孩子的亲生父亲,除了你,我再没有过其他的男人。

最后一句话,让厉寒琛的眸光,微微暗沉。

池晚轻满眼期翼,望着眼前的男人,喃喃低问道:这样的话,你愿不愿意考虑……和我生儿育女,重新生活……

厉寒琛刚刚压下去的动摇,又冒了出来。

可还未等他仔细思考,电话铃声忽然响起,他的表情登时异样,动作近乎迫切的接通了手机。

挂完电话后,他嘴角缓缓勾起,幽暗的眸子,紧紧盯着池晚轻的眸子,孩子,打掉吧。

池晚轻的表情,猛然发白。

若溪回来了。厉寒琛笑意越来越深,池晚轻,我放过你了。你不是要离婚吗,我同意,你现在,可以滚了。

池晚轻呼吸一窒,心脏好似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用力遏住。

厉寒琛侧头,看了一眼明媚的天空,似乎心情非常好,眉宇嘴角都是温柔的笑意,那是池晚轻从未见过的模样。

我竟然跟你纠缠了这么久,真是够无聊的。他好似突然醒悟了一般,嘲讽的说完,侧眸,尖锐冰冷的盯着她,孩子打了,离婚协议书,签好字送到我办公室。然后,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