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他是我的&叶欢靳浔塔娜阿古达木-草原部落续集&精彩试读

2021-09-14 20:05:10小说名他是我的&叶欢靳浔塔娜阿古达木-草原部落作者他是我的&叶欢靳浔塔娜阿古达木-草原部落ZB

小说简介:寒意残秋,黄叶凋零。草原达哈尔部落王帐内,叶欢一身婚服,如木偶般受侍女摆弄,满目空寂。一旁叶欢的弟弟,也是这部落可汗阿古达木走过来:“时辰差不多,该启程出嫁了。阿姐可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

他是我的&叶欢靳浔塔娜阿古达木-草原部落续集&精彩试读

因篇幅有限原文无法显示, 下一章 阅读原文全章

信的旁边,是那张没有名字的空白婚书。

靳浔定定看着,回想起他与叶欢最后一面时,他觉得她哪里不对劲,心中浮现出一个想法。

叶欢这次回赫捺,本就没有打算和他再次签订婚书。

她是抱着必死的心回来的。

思及此处,靳浔的心口处又是一阵刺痛。

他捂着心口,缓缓坐下,深吸了一口气。

脚下不自觉一蹬,却有什么东西发出清晰的一声“铮”。

靳浔一顿,俯身去看,在桌下看见一支带血的羽箭。

他皱眉拿起,只一眼,他眉心便紧紧皱在一起。

这箭尾端羽毛纯白,里面还夹杂着一抹蓝色。

别人可能认不出,但靳浔一瞬便认出,这箭是塔娜的。

她的箭为何在他的帐中?

他不会错拿她的箭,更何况是一支带血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叶欢拿回来的。

但她为什么要拿塔娜的箭,这箭上的血又是谁的?

没有多想,靳浔拿着那箭走出王帐,直直走向塔娜的帐。

远处,塔娜并没有在帐中,而是站在外面给自己的马儿喂草。

看见靳浔,她放下草料。

她已经从族人的口中知道了叶欢身陨一事。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靳浔来找她,手中拿着她的箭。

“塔娜,你的箭,为什么会在我的帐中?”靳浔冷冷地看向塔娜,语气严厉。

塔娜看见那箭,心一瞬就慌乱起来。

她避开他的眼神,声音虚飘:“我,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靳浔眯着眼,语气中散发着居高临下的威严和危险,“那你应该知道,自己的箭沾了谁的血吧。”

塔娜紧张地抿了抿唇,说谎道:“可能是羊,也可能是狼,我怎么记得住。”

靳浔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他握紧那箭,质问塔娜:“那日,你说你警告过叶欢,你是如何警告她的?!”

“我,我说十个月之后,她生不出孩子,达哈尔一族都别想活命……”塔娜的声音逐渐小下去。

“桑麻!”靳浔盯着她,喊了一声。

桑麻是赫捺族专门为靳浔治疗的大夫,因此他的帐离靳浔的也不远。

闻声,桑麻从帐中走出,到了靳浔的面前,他右手放在心口处,行礼:“王子,您唤我。”

靳浔将羽箭伸到他眼前,问:“前几日,可有人受过箭伤。”

闻言,塔娜的呼吸急促起来,心跳像打鼓似的,砰砰跳个不停。

桑麻仔细瞧了羽箭,缓缓说道:“回王子,族内前几日并未有人受过箭伤,倒是……”

“什么?!”靳浔眼睛微眯。

“达哈尔叶欢,被一只羽箭射中心口。”桑麻回答。

话音刚落,靳浔手中“咔嚓”一声,那支羽箭竟被他生生折断!

两半的羽箭掉落在塔娜面前,她腿一软,跌坐在地。

靳浔看向桑麻,语气愤怒:“为什么不报?”

桑麻单膝跪地,垂下头去:“达哈尔叶欢不让告诉您,她说,并不在乎是谁想杀她……”

她连谁想要她性命都不在乎?

一瞬,靳浔竟不知道该向谁发泄心中的怒气。

半晌,他的声音低下去:“塔娜,你擅自刺杀我的妻子,该当何罪?”

妻子?

他竟用妻子称呼叶欢?

塔娜双手紧攥,好半天才发出声音:“靳浔,你爱上叶欢了,是吗?”

爱?

这个字像一道雷,在靳浔的脑海中炸裂开来。

心口的刺痛好像找到了解释。

他许久没有说话,塔娜的心却逐渐冷下去。

“靳浔,你不是说,她只是一个贡品而已,不会在意的吗?!”塔娜的眼睛里蓄满泪水。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爱上她?!”她尖叫着,泪水就流下来。

然而靳浔看着塔娜的哭容,却想起叶欢无论怎样都执拗地不肯流下眼泪的模样。

仿佛她的眼泪,是她最后残留的尊严。

第十二章 嘶吼

三日之后,达哈尔族传出消息,要对达哈尔公主叶欢进行土葬。

得知消息的靳浔手一顿,黑墨在牛皮上画出重重一道。

“……知道了。”他低声说,挥挥手让下属退下了。

可他再也无法静下心来,他的脑海中都是那日阿古达木怀中没有一丝生气的叶欢。

他倏地起身,走出王帐,翻身一跃便骑上骏马。

他双腿一用力,马儿便嘶吼着奔跑起来。

靳浔去的方向,是达哈尔。

终于到了达哈尔,两个人拦住他,他拉紧缰绳,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两人,却不曾翻身下马。

“去告诉你们可汗,我是靳浔。”他说着,带着王族与生俱来的高傲。

两人对视一眼,转身离去。

没一会儿,阿古达木出现在靳浔的视线里,不过三日,他却像是变了一个人,神色憔悴,胡子拉碴,眼下乌青。

靳浔下马,不禁皱眉。

阿古达木冷眼看着他:“赫捺王子来达哈尔,有何事?”

“让我见见叶欢。”靳浔语气不容置否,不是商量,也不是请求。

“不可能。”阿古达木冷哼一声,“赫捺王子还是回去,别做无用之功了。”

说着,他转过身,像是要离开,却又没有抬步。

片刻,他开口:“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将阿姐送去赫捺,若是我再强大一些,就不用阿姐做出牺牲。”

“我怎么也没想到,阿姐的性命会早早结束。”

“阿姐在赫捺两年,人活着的时候,你冷眼相待,如今阿姐已死,你又在这里作戏给谁看?”

说完,他抬步便走。

靳浔心口一痛。

他叫住阿古达木,声音淡漠:“让我见一眼叶欢,我可以不动达哈尔。”

阿古达木脚步一顿,不可置信地看向靳浔。

当初将叶欢作为贡品送到赫捺,才护住达哈尔两年,如今只是见叶欢一面,就承诺不向达哈尔宣战?

一时,阿古达木竟看不懂靳浔。

“让我见叶欢。”靳浔重复了一遍。

阿古达木是不愿的,毕竟叶欢因为靳浔受到了多少不公平的对待,他是知道的。

他是叶欢的弟弟,却也是达哈尔的可汗。

整族人的性命,都要靠他守护。

两个男人相对而视,沉默蔓延许久。

半晌,阿古达木终于开口。

“好。”

卧棺中,白布包裹着她的尸体。

靳浔站在棺侧,缄默地看着。

没办法看到脸,但这瘦弱的身形倒与叶欢并无两样。

“她的墓,选好地方了吗?”靳浔问。

阿古达木点头,神色晦暗不明:“阿姐的墓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是很好。”靳浔说着,一只手搭在棺上。

叶欢,此生是我负你,若有来生,我定尽我全力补偿你。

“我见过她了,我会遵守诺言,不会对达哈尔宣战。”靳浔说完,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叶欢,转身。

阿古达木看着他,眼底情绪复杂,没有言语。

靳浔就要离开,余光却瞥到帐后一个中原人模样的男子。

他站住脚,不禁看过去。

“中原人?”他问。

阿古达木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自觉地咽了下喉咙,语气平淡地回道:“是我请来的大夫。”

靳浔不常见中原人,便多看了两眼,多问了一句:“医术好吗?”

“医术好,但也没能救回阿姐。”阿古达木移开目光。

提到叶欢,靳浔终于收回视线:“走了。”

他一跃上马,毫无停留地离开。

身后,中原男子走出来,站到阿古达木的身边。

两个人看着靳浔离去的背影,中原男子问:“他就是赫捺的王子?”

阿古达木点点头:“谢大夫,他是草原最厉害的男人。”

谢知山却冷嘲一笑。

“我看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