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小说《褚爷宠妻请克制》阮黎牧韫彦全章节

2021-09-14 19:26:15小说名《褚爷宠妻请克制》阮黎牧韫彦作者《褚爷宠妻请克制》阮黎牧韫彦ZB

小说简介:她一副风流公子哥的形象,走过去用食指挑起阮黎的下巴:“妞,走!爷带你嗨去。”......

小说《褚爷宠妻请克制》阮黎牧韫彦全章节

因篇幅有限原文无法显示, 下一章 阅读原文全章

阮黎洗完出来时,修羽已经换好了衣服。

她一副风流公子哥的形象,走过去用食指挑起阮黎的下巴:“妞,走!爷带你嗨去。”

阮黎打掉修羽的手:“你变装游戏玩起来没完没了是吧!”

见到她嫌弃的表情,修羽笑的花枝乱颤:“哎哟!我好不容易因为工作原因正大光明剪了这么个发型,你让我多玩两天怎么了?再过段时间回去后丹尼尔肯定让我把头发接回去。”

“你再这么吃下去,你猜丹尼尔看到你是先自杀还是先弄死你?”

想到自家经纪人的德行,修羽打了个寒颤,“我明天就开始控制饮食,不过先吃完今天这最后一顿。”

“呵,女人!”

“赶紧换衣服,走了走了!”修羽将阮黎推进房间。

两人正在外面吃着饭,修羽突然接到了电话,于是拉着阮黎去参加朋友的生日会。

修羽在国外待得久,性格爽朗又鲜活,于是小伙伴遍及世界。

只是她在B市的交际圈阮黎都认识,于是有些疑惑:“你什么时候认识的新朋友?”

“一富二代,在意大利米兰看秀的时候认识的,开始想泡我来着,被我拒绝了,但性格挺有趣的所以后面关系不错,估计在朋友圈看到我回国了。”修羽一边拉着阮黎走进酒吧一边给她介绍。

一个帅气潇洒的青年已经等在门口,看见修羽就尖叫着“北鼻”扑过来,被修羽及时伸手挡住:“这位朋友,请你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陈骁撇撇嘴,终于仔细打量了修羽一下,又看看阮黎:“我说你怎么拒绝我呢?原来你是这爱好,我死心了,以后咱俩兄弟相称,不谈感情。”

修羽抬手拍了他一下:“你脑子里一天天想些什么?这是我闺蜜,叫姐姐。”

听闻这话,陈骁侧头再看向阮黎时,眼睛一下亮起来,他推开修羽:“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陈骁,谢谢你来参加我的生日会,这边小心走台阶。”

阮黎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果然有趣!

被晾在一边的修羽气笑了,她拉过阮黎冲着陈骁道:“赶紧把你的口水擦擦,我们家阮阮有男朋友了。”

“我不信,上次在米兰你说那个卢拉没男朋友,结果后面来个肌肉壮汉要揍我,你就喜欢骗我。”

修羽没想到自己在陈骁心里信用这么低,抽了抽嘴角:“她男朋友叫牧韫彦,认识吗?”

想来在这B市圈混的,应该都认识这位爷吧!

阮黎也没反驳,不得不说,牧韫彦的名字偶尔用来挡一下麻烦很有用。

已经走到包房门口陈骁脚步一顿,脸色突然变得很奇怪。

“你怎么了?”修羽问道,“吓到了?不至于吧。”

“那个,额,里面……人有点多,要不咱再开个包?”

“你有病吧!”修羽看他宛如一个智障。

陈骁又看了看阮黎,一咬牙:“算了,没事没事!”

他推开门进去,里面灯红酒绿,人群喧嚷,气氛相当热烈。

阮黎环顾了一眼,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确实不少,一个豪华大包都显得有些拥挤。

陈骁带着她们进来以后,许多略带兴趣的目光向两人扫来,那种眼神让阮黎莫名有些不喜欢这样的氛围。

刚带着她们两人找了个位置落座,陈骁旁边的人就凑上来:“骁,怎么不介绍下?”

陈骁打着哈哈:“这是修羽,旁边那个大美女是她的好朋友,不过人家名花有主了哈!”

自从知道阮黎男朋友是牧韫彦后,他像是一下子变得收敛许多。

“名花有主?”一个有些沙哑的烟嗓插入对话。

阮黎抬头看去,微微挑眉,任晞的那个堂妹,“任晓妍?”

刚才灯光闪烁迷离,再加上人又多,阮黎竟没在人群中认出她。

“你还记得我?”任晓妍推了推陈骁旁边的男人,那人自觉给她让出了个位置。

她可是第一眼就看见了阮黎,一霎那间心里怨忿翻涌。

“我记性没那么差?”阮黎微笑。

“你和牧哥分手了?”

“分没分似乎不关你的事。”

“估计也是分了,不然他怎么会允许你跟别的男人一起来酒吧!”任晓妍从桌上摸了个打火机点了根烟。

“我想去哪里是我的自由,不需要经过他的允许。”

不明状况的男装大佬修羽看向阮黎,阮黎眼含无奈,用口型无声的说出了两个字:情敌。

“你别装了,认识牧哥这么些年我还不了解他。”任晓妍嗤道。

阮黎不知道这小女孩自己脑补了什么,有些无语。

坐在几个暗潮汹涌的女人中间,陈骁已经开始有些坐立不安。

他干笑一声,努力插话打圆场道:“看来都认识啊!B市真小,来来来,大家走一个!”

阮黎和修羽想到他今天生日,十分给面子的端起酒杯。

任晓妍却没理会,嘴角勾起一抹嘲讽:“是很小,怎么一个房间内坐了牧少三个前女友呢!”

房间里依然喧闹,唯独这个角落的气氛有些冷凝微妙。

任晓妍似是嫌不够,又看了一眼后面开口道:“那个穿黑色蕾丝的正喝酒的,还有角落里穿白裙子的,都是你的前辈,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陈骁一拍脑袋,还是没防住,你说我没事开什么生日聚会?就该买个蛋糕回家待着得了。

阮黎顺着任晓妍的指点看过去,那两人在这美女如云的房间里都算得上是气质出众。

她眼眸微暗,抿了口杯中的酒,“牧韫彦眼光倒是不错!”

此时在香江,刚下飞机的牧韫彦莫名打了个寒颤。

包房里,任晓妍吐出烟雾轻笑一声:“是不错,我认识他这么些年,什么类型的天姿国色没见他带出来过,不过他这人一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所以你也不要太伤心。”

一直没说话的修羽将手中的酒杯往桌上重重一放,顿时酒液四溅。

她睨一眼任晓妍:“你又是个什么身份,轮得到你多嘴!聒噪!”

修羽不笑时,那双眼神微凉的丹凤眼微微一扫,高冷气势很是慑人。

阮黎依旧云淡风轻,只是望不尽的眼底一片墨色,她凝视任晓妍:“爱而不得,你一定活得很辛苦吧!”

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阮黎唤道:“走了,小羽!”

修羽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任晓妍,语气怜悯:“我终于知道在牧韫彦身边这么多年,你为什么都上不了位,长相不行,脑子也不够。”

任晓妍被戳中伤口,在两人的双重打击下,面色蓦然一片惨白。

香江。

牧韫彦正在酒店的落地窗前欣赏维多利亚港的美丽夜景,感慨着不及阮黎如花笑靥的千分之一。

突然信息提示音响起。

他打开一看,里面只有短短一句话。

“牧韫彦,你妈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