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全章节目录《夜宴》徐岁宁全文在线阅读

2021-09-14 17:12:55小说名《夜宴》徐岁宁作者《夜宴》徐岁宁ZB

小说简介:毕竟陈律这人很严谨,什么都是准时的,他从来没有在大半夜接到过他的电话,这是头一次。......

全章节目录《夜宴》徐岁宁全文在线阅读

因篇幅有限原文无法显示, 下一章 阅读原文全章
姜泽的话问的倒是挺认真。

毕竟陈律这人很严谨,什么都是准时的,他从来没有在大半夜接到过他的电话,这是头一次。

“还在加班。”陈律道。

姜泽道,“你这工作比我管公司都累,还不如干脆回家继承家业去。"

陈律却不跟他闲聊,直接说明来意:“你回国可以,不要给我惹事。不然下辈子就给我在国外待着。"

姜泽知道他这话可不是威胁,毕竟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进去也不为过,惹了陈律,姜家也不可能保得住自己。到时候会如他所说的那样,恐怕一辈子都只能在国外回不来了。

他不太服气的说:“难不成徐岁宁那边就让她这么过去了?"

陈律淡淡说:“人家都跟你分手多久了,强迫人家她也不愿意跟你,你还能强娶人家不成?"

姜泽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跟你不一样,你只是玩玩她,但是我还,挺喜欢她的。就跟你放不下周意一样。我也放不下她。"

陈律那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电话给挂了。

姜泽是不可能就这么咽下这口气的,第二天,就打听到了宋焱的地址。

他不在学校住。姜泽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一个棋牌室,懒洋洋地玩着纸牌。他没料到姜泽会来,见到他的时候扬了个笑:“哟,姜总啊。"

姜泽黑着脸二话不说上去揪住他的衣领,道:“我警告你,离徐岁宁远一点。"

旁边的人都变了脸,不敢惹事。

宋焱面不改色道:“姜总这就强人所难了,毕竟我喜欢她那款,很难做到不追求她。你要是也喜欢,咱们各凭本事。"

姜泽气急败坏道:“你找死呢?"

宋焱懒懒的笑了笑:“打架你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不过我今天不跟你打。打了你肯定要吃亏。"

姜泽眼底骤寒,挥手就是一拳,被宋焱轻轻松松躲开了。

“姜总,打架这事,你一个快三十的人跟我二十岁的人比,真占不到什么便宜的。”宋焱有些感慨道。

十岁年龄差,那就是隔代人了。

男人巅峰期就是二十岁,除了事业,二十岁方方面面碾压年纪大的。

姜泽火气上来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又挥了一拳过去。

宋焱正要躲过去,余光却看见正走过来的徐岁宁,于是准备偏开的头停住了,这一拳狠狠的砸在他的脸上,他的嘴角瞬间出血了。

姜泽见他一副弱者姿态,更是一拳接着一拳,下下往肚子上,拳拳到肉。

徐岁宁本来是来接宋焱去图书馆学习的,没想到会看到眼前这一幕。

姜泽这会儿正骑在宋焱身上,后者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一下下的承受着他的暴力。她也被姜泽动手过,自然知道姜泽动手起来有多狠。

“姜泽,你干什么!”她看着宋焱无力反抗的模样,气得发抖。

宋焱问闻声偏头看她。喊了一句:“岁宁姐。"

然后便吐出一口血水来,整张脸因为疼痛,扭曲到一起。

“姜泽,你为什么非要来我身边找事?”徐岁宁受不了了,只觉得身心受折磨,“你有什么资格再往我身边凑?我们分手,是因为你出轨,我不理你,是因为你害的我家一无所有,你凭什么还来破坏我的生活?"

姜泽心里是又气又委屈,阴鸷道:“我害你家公司破产又怎么样?只要能让你老实跟我在一起,别说是你家公司。要你父母的命也是可以的。你要是拒绝我,我不介意让你再经历一遍痛苦的事。"

“你说的这是人话么?"

徐岁宁不知道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疯子,摊上这种人太吓人了,姜泽完全是做得出来这种事情的人。

她心里无力极了。她就知道,不跟陈律在一起了,总有一天姜泽是会回来的。她又得过上,每一天都战战兢兢,被他找到的日子。

她昨天晚上就在想,姜泽今天会不会来惹事,结果他今天果然来了,还找上了她身边人的麻烦。

徐岁宁很自责,她觉得是她害宋焱受苦的。

宋焱看她眼睛都红了,皱了下眉,原本只是想摆姜泽一刀,这会儿才意识到有点过了。

他从小就是跟人家打架长大的,受伤严重的时候多了去了,挨两拳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很快推开了姜泽要起来。

“岁宁姐。"

“你没事吧?”徐岁宁有些心疼道。

宋焱摇摇头,上来扶她,结果姜泽却快一步抓住她的手腕,要把她往外面带:“你以为我会放任你跟他眉来眼去?"

他拽住她的时候,只有一个把她带出去的目的,根本不管她的挣扎,徐岁宁整个人撞在椅子上也不管。就一个劲儿地把她往外面拖。

宋焱看徐岁宁疼得脸色都白了,眉头锁的死死的,赶紧上来狠狠抬脚踹了姜泽一下,趁他不注意。把徐岁宁带到了身后。

徐岁宁脚踝被撞那么一下,疼的几乎不能走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小声的喘着气。

姜泽也是这下才发现徐岁宁受伤了,抿着唇正要说话,宋焱却冷笑了一声:“你这算什么喜欢?你一个有暴力倾向的男人,女人跟你图你家暴?"

姜泽阴沉着脸:“我怎么对我的人,轮得到你指手画脚?"

“你的人?你还真以为你们姜家能只手遮天?”宋焱道。“什么时代了,你倒是真敢。"

姜泽双眼猩红看着徐岁宁道:“你要不想活着跟我在一起,那我们就做一对鬼夫妻,怎么样?"

徐岁宁真的被姜泽吓得白了脸色。

他随手砸碎了一旁的玻璃瓶。毕竟光天化日之下,没人觉得他会真的动手,毕竟这棋牌室里也有监控。

但姜泽显然不是一般人,他警告了宋焱几次。他还是不肯放徐岁宁出来,拿着玻璃瓶子朝宋焱肚子扎去!

宋焱能感觉到玻璃刺入,那种刺痛让他闷哼了一声。

"宋焱。“徐岁宁忍不住哭出声。

宋焱也没有想到姜泽是真敢,忍耐着痛说:“岁宁姐。别哭,我没事。"

姜泽也是在听到徐岁宁的哭声,才冷静了一点,皱起眉。

棋牌室的人乱作一团。叫救护车的叫救护车,报。警的报。警。

十几分钟以后,救护车赶到,徐岁宁陪着他去了医院。

姜泽这二十九年的日子里。没有少干这事,但最后都花钱和解了。

只不过这次踢到了铁板,宋焱也是宋家一根独苗,尽管现在宋家还没有强到可以和姜家叫板的地步,可是唯一的儿子受了伤,显然不可能任由这件事情过去。

而且,证据确凿,非要起诉姜泽不可。

姜母又是送礼,又是赔罪,人家家人是见也不见,不肯和解。

姜母没办法,只好去求谢希。

这件事情最后落到了陈律耳朵里,打电话给姜泽时,不由分说的骂了他一通。

姜泽一点没觉得做错什么,道:“他那是自找的,纠缠着谁的女人不好,偏偏要跟徐岁宁搅和在一块?反正他死不了,我父母也不会不管我,让他长长记性也好。"

陈律冷声道:“她是你的女人?现在跟你有半点关系?我看你才是需要长记性的那个。"

他这次不打算管姜泽。

陈律跟谢希关系并不融洽,她的娘家那边亲戚怎么样,对他来说其实也无足轻重,姜母打电话过来求他,他只是冷冷道:“阿姨要是再什么事都顺着他,将来姜家也别想要了。"

姜母明白他的意思,脸色微僵,不再言语。

而徐岁宁在接到陈律问她有没有受伤的电话时,倒是十分意外。

按道理来说,她的死活,都跟陈律没有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