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重生的小说排行,前世强者陨落重生玄幻小说,玄幻小说大能重生转世
<
当前位置:

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宋飞瑶沈轶大结局更新(天降萌妃)

2021-06-29 17:16:10小说名天降萌妃作者夏雷炮mp

小说简介:《天降萌妃》是夏雷炮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作者文笔细腻,小说的剧情不落俗套,尤其是宋飞瑶沈轶人设很吸引人,天降萌妃整片文笔极佳,强烈推荐。纤纤玉指交叠放在被褥外,睫羽轻颤,从梦中醒来,睡眼惺忪的状态下习惯性的开口唤了一...

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宋飞瑶沈轶大结局更新(天降萌妃)

第1章 误入现代的太子妃(1

-日光倾泻而下透过玻璃窗子照亮了整个房间,宋飞瑶平躺在床铺上,纤纤玉指交叠放在被褥外,睫羽轻颤,从梦中醒来,睡眼惺忪的状态下习惯性的开口唤了一句:云儿,什么时辰了?

偌大的空间不见一声回响,别说回话了就连空气都安静的仿佛是禁止的一般,宋飞瑶刚想训斥就看见天花板上精致的水晶吊灯,窗外的光芒落了些许在上头折射出七彩的光。

她的记忆瞬间回笼,撑着身子坐起来,墨黑柔软的青丝如瀑一般散落,她抬起手轻轻的捏了捏眉心,叹了口气,我怎么又忘了,这里不是大周,哪有什么侍女奴仆。

可她心里还是有一丝困惑,明明自己是被人推入水中的,怎么醒来就到了这个地方,害她一个堂堂太子妃连个使唤丫头都没有,最可恶的是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宋飞瑶吐了口浊气,指尖轻捻着掀开被褥,白皙的玉足趿上拖鞋往浴室走去,看着比铜镜更加清晰的镜子映出自己的面容,一切都和原来一样,只是世界变了。

她抬手拿起牙刷笨拙的挤上牙膏,蹙眉盯着毛刷上头晶莹的物体迟迟不愿意放进嘴里。

于此同时房间里走进一个人,看到床。上没人就直接去了浴室,看到长发及腰个子却矮他一个头的女人望着牙刷发呆,忍不住嘲讽:教了你这么多次还不会刷?你确定你之前是才貌双全的太子妃?

闻声宋飞瑶抬头寻声看去,触及到熟悉的面孔眉目都染上笑意,语调轻柔的说:夫君是笑妾身蠢笨吗?可是此物妾身确实是从未见过,这个黏腻的东西还辣口,妾身实在是不习惯。

沈轶扶额恨不得掐死面前的女子,最后顾忌自己的气度平和了情绪,说:我说了很多次了,我不是你夫君。

可是你与他……

我说了,我不是!沈轶语气很重带着不耐烦,视线落在面前一身古装的女人身上,看到她蹙着眉头快哭的模样终究是不敢再说什么,有了前几次的经验他可不敢再把这个水做的女人惹哭了。

他轻咳两声,语气好了一些,说:你赶紧刷牙洗脸下楼吃早饭,过了时间没得吃别怪我。

妾身知道了。宋飞瑶福身行了一礼,目送沈轶出去以后就叹了口气,为何他不认我呢?

一楼。

沈轶用完早饭就拿着轻便的工具准备出门采风,看到二楼还是没动静就去厨房走了一趟,片刻后就出来换了鞋子出门了。

宋飞瑶自己梳洗妆戴后才款款的下楼,一袭晚烟霞红绫子如意云纹衫配上高耸的元宝发髻,虽然比不上太子妃的穿戴但是对她现在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了,轻薄的丝也解了些酷热,沈轶对她还是好的。

林妈从厨房出来正好瞧见一步一步小心翼翼下楼的宋飞瑶,看久了也越发心疼她,小小年纪怎么就疯了呢?

想起沈先生吩咐的事情她赶紧走到楼梯口,宋小姐,沈先生吩咐了给你温着热粥,你是现在吃吗?

是他特地吩咐的?宋飞瑶面露喜色,掩唇笑了笑,原来他心里还是惦记着她的。

林妈点点头转身去端粥出来给她,宋飞瑶脚步很轻,扭着纤细的腰坐在椅子边上一点,双手交叠轻轻放在腿上,仪态端庄。

等粥上来了才捻起筷子轻轻的挑起几粒米放进嘴里,吃一口就用帕子压一压嘴唇,林妈在一边看着都累,忍不住询问一句:宋小姐,要不我给你拿个汤匙?

经过这几天她心里虽然还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可她大概知道了这个被沈轶称为林妈的人虽然是个下人,可是也不能随便的责骂,看她面容和蔼也不忍心说她,只是开口提醒:食不言,寝不语,我有需要自然会说。

林妈一脸汗颜的看着,她只想等她快点吃完她好把厨房收拾了,看着人家拒绝了也不再说了,门口传来门铃声她就转身去开门了。

来的人是文昊,沈轶的助手,刚刚结束学校的课业就过来找沈轶了,一进屋就见到一个女人,还是穿着古装的女人,眉头蓦的蹙起,心里一大堆的疑惑冒出来。

沈先生的私宅不是不允许外人随便进入吗?怎么会有个女人?这个女人是谁,打扮的这么不正常?

林妈,这是……文昊看着不远处数米粒的宋飞瑶话却是问身边的人。

林妈叹了口气,一言难尽,你还是问问沈先生吧。

提到沈轶文昊才猛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问:林妈,沈先生在家吗?

一早就出去了,你去后湖逛逛,说不定就在那画画呢。

行,那我先过去了。文昊说完又多看了一眼宋飞瑶,满心疑惑挠挠头就走了。

宋飞瑶看林妈回来不见来的人就有心的往落地窗那看去,餐厅的位置有个斜对正门的落地窗,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见正门,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侧脸像极了一个人,宋飞瑶想着放下筷子起身,快步跟出去。

欸,宋小姐,你还没吃完……林妈话还没说完人就夺门而出了。

后湖。

这里风景如画适合写生,所以在众多房子当中沈轶独独挑中了这个,住进来后每天都要花几个小时的时间来这里采风,偶尔就走走找找灵感。

上次就是沿着湖边走才看到宋飞瑶溺水救了她一命,没想到她着装诡异还神志不清,一醒来就抱着他喊夫君,行为举止也不像是个正常人。

医生说她溺水的程度不深,醒过来就没事,结果这个女人醒来就赖着不走了,给她换了新买的衣服还不满意,说什么太过暴露有失体统,给她换了几套古装才勉强安稳下来。

这都快一周了,赶也赶不走,一说重话就哭,哭起来就拿她没办法,他也是奇怪,以前对那些找上门的女人哪次不是冷言冷语的羞辱驱逐,这次怎么就心软了呢。

沈轶想着前几天的事情出了神,举着笔刷停在画面迟迟不下比笔,不远处的文昊走到这里正好看到他发呆的一幕,心里不解平时画画挥洒自如的人怎么心不在焉的,走进些看到画更加震惊了。

乱七八糟的配色还不如小孩子的涂鸦,他才几天不来出什么大事?

沈轶感觉到身后有人,回神看了眼画板上的画,伸手取下四角固定的钉子,将毁掉的画放在地上,神态自若的拿起新的画纸装订上,构好了图才停下问一直不出声的文昊:今天怎么不说话了?

沈先生。文昊礼貌的上前,无视地上的画,看着画板上正常水平的构图松了口气,说,我学校的课程都结束了,我回来报道了。

我没瞎,说重点。沈轶不耐烦的开口,拿起吸水布擦了擦手上不小心沾上的颜料。

我……我想介绍个人过来,是我同学,毕业了还没找到工作,所以……

我这里不是收容所。沈轶冷漠的回绝,脑子里又忍不住想起自己收留了宋飞瑶的事情,又说得委婉一些,我一个人有一个助手就够了,多了也是碍手碍脚的。

我们可以轮班,工资平分也可以。文昊极力争取,情绪有些激动。

沈轶抬眼漠然的看他着急的模样,语气平平的说:我记得你来我这就是为了这个工资,现在你也舍得让出一半?是为了女人吧?

文昊心虚的低下头,的确如他所说是个女人,他记得沈轶当初招聘的时候有个要求,必须是男的,后来接触过才明白他很讨厌那些为了他来的女人,心术不正只是想嫁入豪门,留下也不知道哪天就爬上他的床。

可是那个人不会妄想这些,她只是急需一份工作而已。

我保证她不会乱来……

文昊的话才说到这里就被一个人拉住了衣服,一转身就看见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一身红衣衬得她肤白胜雪,朱唇微微张开喘着气,目光震惊的看着他。

这不就是之前看到的奇怪的女人的嘛?

真的是你?宋飞瑶不敢相信的开口,有些激动的抓着文昊,也忘了自己的举止会不会失礼,语气染上欢喜,文侍卫,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你快和夫君说说,我和他是互换过庚帖,拜过堂,喝过合衾酒的夫妻,你是知道的。

在这个世界又遇见一个面熟的人宋飞瑶是真的开心,这下夫君总该认她了吧。

文昊看着她微微失神,回神后疑惑的看着沈轶:沈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沈轶扶额,一个疯女人,不用理她。

宋飞瑶看着面前的人也不认识她失落的松开手,双手轻轻的搭在腰际的位置,苍白的解释:妾身没有失心疯。

语气绵软,声调微颤,沈轶一听就察觉到她要哭了,赶紧转移了话题,对文昊说:你把你那个同学带来看看,不是当我的助手,是来照顾人的。

照顾人?文昊抬眼看了一眼身旁的人,似乎猜到什么。

沈轶想着宋飞瑶一直称自己是太子妃,也不知道是真疯还是装疯,找个人照顾她虽然不能看出真假,但是至少他耳根子就清静了,就当花钱买个安静吧。

可是照顾二字落在宋飞瑶的耳朵里变了味,想起从前围绕在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心里一阵酸涩,拿起手帕抹起了眼泪,夫君当真是嫌弃妾身了。

你……沈轶忍住不发脾气,说,我是怕你一个人太无聊,找个人陪陪你。

当真如此?宋飞瑶顿时破涕为笑,俯身亲了一下沈轶的脸颊,后来意识到还有外人在不好意的掩面,声音细如蚊声的说:其实妾身不需要任何人,只要夫君多陪陪我就好。

沈轶捂着面颊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人,这个女人还真是胆大包天,明天就给她送走!连人带包袱丢进疯人院!他真是疯了才会收留个神经病。

不过更让他抓狂的是接下来的事情,宋飞瑶直接一转身坐在了他的腿上,纤细的藕臂自然的挂在他的脖子上……

作者有话要说:

良配吗?不,是冤家。

看看一个禁欲系的画家如何招架一个主动妖娆的太子妃

一个爱哭一个爱哄,他们才是绝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