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孙伟兰莫愁是什么小说(逍遥灵医)

    主角:孙伟兰莫愁

    作者:大酒鬼

    发布时间:2021-04-09 12:14:14

    孙伟兰莫愁是什么小说(逍遥灵医)

    《逍遥灵医》第7章 了结

    喘着粗气的说道:马姐,你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我其实好久之前就喜欢你了!

    马寡妇闻着小伙子身上独有的男性味道,也不禁情动了,呢喃在孙伟耳边:嗯……我知道……

    孙伟的手正要往马寡妇衣服里伸的时候,突然门外一声巨响,着实把把俩人吓了一跳,匆匆打开门,正看见李金发带着俩人靠门逼进。

    孙伟赶紧把马寡妇护在身后,大喝一声:你们干什么?

    李金发露出邪笑,说道:马翠兰欠村里的钱,现在村里要把马翠兰的房子充公,你们赶紧让开,等下伤到了人可就是你们自己倒霉了。

    孙伟对于李金发的挑衅,丝毫不在意,朝着李金发呸了一声,大声说道:今天老子就让你见识见识!

    说完,从袋子里掏出了两摞钱,朝着李金发的脚边扔了过去,李金发身边的两个跟班赶紧把钱捡起来,数了数,足足两万,两个跟班互相递了个眼色,朝李金发小声说了句话。

    李金发听完跟班说的话后,冷笑道:好小子,还真有你的,小瞧你了啊,但是有了这钱也不能算了,马翠兰这房子用的是公家的地,现在村里要修路,这房子必须得扒了!

    随后朝跟班递了个眼色,两个跟班举着家伙就往房里冲。

    孙伟赶紧回房拿出菜单,举着菜单大喊:你们谁敢进来!

    孙伟心想自己已经不同于往日,自己一身功夫对付这么几个人还绰绰有余。

    不料李金发掏出手机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三分钟不到就来了十几个打手,团团把孙伟围住,马寡妇一看这阵势,害怕的嚎啕大哭,喊到:孙伟,房子让他们扒了算了。

    孙伟一听马寡妇的哭声更是怒气中烧,朝李金发大喊: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在大吼的同时他也在判断着形式,十几个人自己还是能对付的。

    李金发听到孙伟的质问,不怒反笑:王法?在这个村子里我就是王法说完打了个手势,一帮人蜂拥而上,朝着孙伟拳打脚踢。

    孙伟左顿右闪,一拳一个,但是打倒一片又来一片,人多的打不完似的,而且李金发找的全是鲁莽大汉,孙伟打着打着已经力不从心,慢慢的失去了所有力气,被动的挨着一拨又一拨人的攻击。

    马寡妇哭的已经瘫到在地,爬到李金发的脚边,拽着李金发的裤脚,抽抽搭搭的说道:求求你,求求你,让他们别打了……

    李金发一脚把马寡妇踢开,居高临下的说道:让他们停手也不是不行,趁着我还对你有点意思,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马寡妇一听这话,两眼顿时无神了,木然的说道:行,你让他们住手,我什么都听你的。

    李金发大喊了一声停,此时的孙伟已经被打的看不出人样了,鼻子和嘴同时冒着血,两个眼睛已经肿到睁不开了。

    李金发朝着孙伟啐了一口,冷笑到:还想和我斗,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树,吩咐跟班:你们几个把他捆树上,看住了,别让他跑了。说完抱起瘫在地上的马寡妇进了屋。

    孙伟已经神志不清了,但看着李金发把马寡妇抱进了屋,仅存的一丝清醒还是让他大声喊出:李金发,你这个狗娘养的,把她放下!

    李金发充耳不闻,抱着马寡妇进屋后,重重的把门踢上。在房子里还大声笑到:今天爷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男人!

    没过一会儿,屋子里传出了马寡妇的大声喊叫,声音愈发的凄厉,听着不似人声,接着传来几声巴掌的声音。

    孙伟被绑在树上,急的身体疯狂的扭动,头不住的撞树,嘴里不停地喊着:李金发,你这个狗娘养的!

    房里渐渐的没了声音,绑在树上的孙伟也基本上丧失了所有的力气,不过一会儿,李金发从房里走了出来,整理了下衣服,走到孙伟的面前,拍了拍孙伟的脸,笑道:真是好滋味啊!

    然后让跟班把孙伟解开,孙伟缓缓的躺倒在地,李金发看着孙伟奄奄一息的样子,满足的嗤笑了一声,随后带着跟班走了出去。

    孙伟在地上重重的喘了几口气,扶着树站了起来,然后踉踉跄跄的走到了房子里,眼前的一幕简直可以说是地狱的景象了,只见马寡妇不着寸缕的躺在床上,头发散了一床,身上到处都是青青紫紫的咬痕和掐痕,床上也满是血迹和一些体液,马寡妇的眼神盯着房顶的某一处,眼珠定定的一动不动。

    孙伟慢慢的走过去,猛的一下抱住了马寡妇,失声痛哭:对不起,对不起,没保护好你……

    马寡妇起初还不为所动,直到孙伟哭声小了,才慢慢的转过头,看着孙伟:我不怪你,只是……我身子这么脏了,怕是不能同你过日子了。

    不……不,翠兰,你还是要嫁给我,不管怎样我都喜欢你!孙伟语无伦次的说道。

    马寡妇听到他说这话,终于也流出了眼泪,窝在孙伟的臂弯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俩人抱头痛哭的一会儿,马寡妇抬起头,说道:进来后趁他不注意我把剩下的钱藏在了墙角的柴火堆里,你拿走吧。

    不不,我不拿走,这钱就留着给你盖新房……

    傻小子……马寡妇的手慢慢的抚摸着孙伟的脸,眼睛像是长在了孙伟的脸上,看着孙伟眨都不眨,去吧,你先去外面找点药回来吧,你受伤太重了!

    那你?

    我没事儿,我在这等着你!马寡妇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孙伟听到翠兰的话,也觉着先去找点药比较好,给自己也给马寡妇,于是说道:好,那你等着我回来。

    孙伟拖着受伤的身躯去村里卫生所里包了扎,大夫一个劲儿的问他怎么受的这么重的伤,孙伟闭口不谈。

    《逍遥灵医》第8章 灵芝

    因为他心里清楚,现在把李金发的所作所为说出去只会给无辜的人带来灾难。

    孙伟包扎好了,拿了些药就往马寡妇的家里走,一边走一边想怎样才能把李金发这个恶人拉下台,让他生不如死,想着想着就走到了马寡妇的家门口。

    孙伟一边推门,便喊道:我回来了!

    映入眼前的是一双飘荡的脚,孙伟抬头一看,顿时脸色褪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马寡妇悬在房梁上自尽了。

    桌子上放着一张纸,只见上面写到:都了结了……

    孙伟连续几日都过的恍恍惚惚,一会儿觉着自己还活着,一会儿觉着自己已经死了,同马寡妇一块去了。隔壁村的赵磊是孙伟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感觉好长一阵不见孙伟了,想到这立刻带上两瓶酒就去村里找孙伟了。

    敲了半天门,赵磊一度以为孙伟不在家,在他想要放弃的时候,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赵磊一看见孙伟的样子着实吓了一跳,孙伟完全就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浑身上下丝毫没有血色,好像就是个透明的鬼魂一般。

    你……你怎么了赵磊磕磕巴巴的问到。

    孙伟不说话,只是又回到了床上躺着。赵磊一看孙伟的样子,大气也不敢出了,轻手轻脚的走到孙伟的身边,问到:你到底怎么了。

    孙伟半天不说话,过了一会儿突然睁开眼,对着房顶声嘶力竭的喊到:我要杀了他,杀了他!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我要让他去十八层地狱!

    赵磊看着孙伟疯狂的样子,吓得坐到了地上,待孙伟稍稍冷静了一点后,抱住孙伟的肩膀,说道:兄弟,你给我说,我帮你!

    孙伟缓缓的转过头,看着赵磊说:我一定要为翠兰报仇,一定要让李金发那个杀千刀的生不如死。

    说道这,赵磊猜出了八九分,在隔壁村就听过李金发的恶名,仗着自己的权势无恶不作,也早听过孙伟之前表达的对马寡妇的感情,看来事情真的很严重了。

    赵磊想到这,说道: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要我做的尽管开口,小时候你从湖里救过我一命,今日就是我报答你的时候。

    孙伟听了这话,一下抱住了赵磊,连声说道:好兄弟……好兄弟……

    孙伟在赵磊的搀扶下坐了起来,把他从偶遇锦鲤到马寡妇之死全都说了一遍,赵磊仿佛听天书一般,不可置信的看着孙伟的嘴一张一合。

    孙伟说完后,长长的抒了口气,随后满眼通红的说道:我已经想好,我此生一定要报这血海深仇!

    赵磊说道:好!不管怎样我都站在你这边!

    孙伟喝了口水,说道:既然老天爷给了我这一身功夫和一本神医宝典,我就不能浪费这资源,我要把这些全都利用起来,把李金发打入十八层地狱!

    赵磊想了片刻说:阿伟,你想想,锦鲤给你的功夫是不是还需要修炼,按理来说如果锦鲤给你的功夫这么厉害,不会在当时让李金发有可乘之机,而且你当时随那女老总进城的时候不是也打退了一大帮人吗,是不是锦鲤给你的本事还要有别的契机才能完整的发挥出来?

    孙伟听了这话,也不禁陷入了沉思,是啊,当时替兰莫愁打退那一帮人的时候丝毫没有感觉出精疲力尽,反而越打越精神,当时的情况和那天在马寡妇家的情况到底差在哪里呢?

    孙伟想来想去,越想越乱,但又想赶紧想起来,好替马寡妇报仇,可把所有的情况都想了一遍,还是毫无头绪,急的孙伟的脑袋不住的撞墙。赵磊一看孙伟的样子,赶紧抱住了孙伟,安慰道:你别着急,慢慢想,这不是一时能解决的事。

    孙伟听了这话,立马生气的说:不,我想赶紧让李金发这个混蛋下地狱,我要赶紧解决他,我一刻也不想等!随后又软声道:磊子,帮帮我……

    赵磊看见孙伟的态度,知道无论如何也劝不住他了,叹了口气,说道:阿伟,我知道你想报仇的决心,但是事情还是要一点点解决的,这样吧,你把这两次事件完完整整,仔仔细细的再给我说一遍,一点细节也不要漏,我帮你想想。

    孙伟听了这话,又把两次事件重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在说道灵芝的时候,赵磊突然灵光一闪,立刻把孙伟的话打断,说道:你说你那天和女老总一同出行,是为了卖灵芝?

    对,当时我受到神医宝典的指引去山上发现了这棵灵芝,我那天就是为了卖这棵灵芝才去城里的,结果就碰到了那个女老总。

    灵芝……阿伟,会不会是灵芝!赵磊听了孙伟的话后,好像脑海里出现了一道闪光,激动的语无伦次,你想想,这棵灵芝是神农宝典指引你找到的,它会不会就是激发功夫的药引子?而且当时你帮女老总击退那拨人时,灵芝是在你身边的,所以你可以力大无穷,丝毫感觉不出没力气,但是那天在马寡妇家,是没有这棵灵芝的,虽然你也使出了功夫,但是功力却不如你进城那天,所以……这棵灵芝是不是就是你修炼功夫的关键?

    孙伟听了赵磊的话,也陷入了沉思,如果说两次事件有哪点不一样,也就是这棵灵芝了,也许赵磊说的真的没错,关键就是那棵灵芝。

    孙伟点了点头,说道:嗯,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我那棵灵芝已经卖给了那个女老总了……对,对,我有她的名片!我这就去找她把灵芝要回来!

    说完,孙伟从床上一跃而下,翻箱倒柜的找那天进城穿的那件衣服,终于在床下面把那件衣服找了出来,衣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上面沾着不知是他的血还是马寡妇的血,孙伟捧着这件衣服,想到了马寡妇,眼泪又一次掉了出来。

    赵磊看见孙伟又一动不动的在那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