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似浅浅风(容月齐瑄)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容月齐瑄

    作者:蒸饺

    发布时间:2021-04-09 11:52:14

    情似浅浅风(容月齐瑄)免费在线阅读

    《情似浅浅风》第1章 如你所愿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兹容有女容月,幼习礼训,明善蕙兰,婉顺腾芳,特赐于顺王齐煜为妃,岁末成婚,钦此!

    容月跪在地上,莹白的小脸上毫无笑意,像枝头的寒梅,孤傲冷冽,明艳无双。

    明黄的圣旨递到眼前,可她半晌没有动弹,直到宣旨官略不耐烦地催促。

    容姑娘,接旨吧!

    谢主隆恩!

    送走宣旨官一行人,容月随手把圣旨搁在桌上,完全没有供奉起来的意思,转身就见婢女朝儿苦着脸,正抹着眼泪。

    容月无奈瞪她:哭什么?天家赐婚乃是大喜事,莫叫人看了笑话去。

    可是小姐,顺王不受宠爱,无权无势,无才无德,委实不是个好夫婿的人选,朝儿说着,哭得更狠了:他们就是欺负容家落败,欺负您没有依靠……要不如,咱们逃婚吧?

    容月弯眉想笑,可一阵寒风从外拂来,勾得喉间一阵腥甜,她抽出手绢捂着嘴,发出一阵压抑的咳嗽声。

    朝儿再不敢抱怨,急急斟茶递药,好一番伺候。

    饶是如此,等容月勉强平静下来,粉色的手绢已被斑斑血迹染成鲜红色。

    她摊开手,任手绢落入身前燃着的火盆里:他平庸无能,我病入膏肓,恰是天造地设,谁都占不到便宜。

    朝儿张了张嘴,想继续说些什么,却也不愿惹她更加难过,于是收拾好东西,转身出去了。

    容月实在是疲乏,便想进内间休息会儿,却被立在窗边的人影吓了一跳。

    那人穿着一袭墨黑的衣袍,清隽的侧脸线条分明,一双上挑的眼眸里暗流汹涌,嘴角却扬着一抹狠厉的笑容。

    是齐瑄。

    顺王同父异母的弟弟。

    也是容月此生,唯一爱过的男人。

    数日不见,他好像又瘦了些。

    容月藏身在阴影中,眼神贪恋地看着他,想要上前,却又不敢,只能佯装平静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告诉你,齐瑄一步步地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眉眼间隐约可见一抹邪气:你与皇兄的亲事,是我提议的。

    容月脸上的血气一点点褪尽。

    他明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他,明明自己向他承诺过此生非他不嫁,可他还是把她推给自己的兄长?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心里撕心裂肺地疼,她强忍着,深吸口气:好,我如你所愿。

    反正,现在不过初春,而她的命数已不过半年,便是答应婚事,也活不到出嫁了。

    只可怜了齐煜,怕是要背一个克妻的污名。

    齐瑄脸色骤沉,本就极黑的眼睛像聚集着暴风雨前的重重乌云,冷得可怕。

    他抬手抓住她的肩膀,将她狠狠丢在床褥间。

    然后欺身而上,一把撕裂她身上的外裳。

    你做什么?容月大惊失色,急急伸手拦在身前,却抵不过他凶狠的力道,眨眼就被剥了个透彻。

    阿瑄!意识到他不是一时之气,而是真的要侵犯她,容月拼命拦他:我已接下圣旨,哪怕尚未完婚,也是你的嫂嫂,你不能……啊!

    齐瑄哪里容得她说完,像一只失去理智的凶兽般,用力撕裂了她。

    《情似浅浅风》第2章 欠下的命

    容月痛得几乎昏迷过去。

    但在齐瑄抽身,穿上衣服要走之时,她顾不得羞愤,愣是强撑起残破的身体,哑声道:刚刚之事,我会当做没有发生过,请你以后莫要再来寻我。

    他们之间发生这种背德的丑事,若是被世人知晓,她丢了性命倒罢,只怕会连累他,成为足以要他性命的弱点。

    而她,不想害他。

    齐瑄身体一僵,眼底光线明明灭灭,半晌才冷笑出声:容月,你怕是弄错了自己的立场,你说过你欠我两条命,我想对你做什么,便能做什么,你老老实实做一具傀儡就好。

    说完,他快步离开。

    在门口时,看见握拳咬唇,气得浑身颤抖的朝儿,他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朝儿立刻进入内室,扑倒在床边:小姐,您怎么样?

    容月摇着手,边咳嗽边强撑起身体,裹好衣裳。

    她素来白皙,肌肤又嫩,故身上红肿的痕迹就显得格外吓人。

    这得多痛啊?朝儿看着心疼,呜地一声哭了出来。

    朝儿,帮帮忙,把床褥拿去悄悄销毁。

    容月弱声说道。

    朝儿胸口里憋着一股气,跺着脚愤然道:您一个清清白白的世家小姐,怎能被他这样欺负?咱们必须去找皇上讨个公道回来!

    世上所有女人被他欺辱,都可以豁出脸面去让他负责,唯独我不能啊。

    见朝儿不愿,容月哆哆嗦嗦地上前,把落着点点红痕的被褥扯下来。

    朝儿瘪着嘴,到底是过来帮她,却听到旁边传来咕咚一声,转眼,只见容月栽在了地上。

    容月做了个梦。

    不,这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旧景重现。

    梦中银装素裹,寒风刺骨,大片大片的雪花纷纷落下,遮掩了一切痕迹。

    她满脸焦急,顾不得寒冷,只循着模糊的痕迹到处寻找。

    由于跑得太快,她的衣裳被雪湿透,鞋子也遗失一只,冻得全身青紫,摇摇欲坠,却半点儿不敢歇息,直到在悬崖边发现一抹翠绿。

    那是从女子裙裳上撕扯下来的碎布。

    她要找的,就是它的主人,丁婵云。

    丁婵云跟齐瑄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却意外听到她跟齐瑄袒露心迹,自知家世相貌皆不及,伤心欲绝下离家出走,却意外跌落悬崖,尸体遭野兽啃噬殆尽,被人寻到时,只余下几根骨骸。

    这是她欠齐瑄的第二条命。

    醒来时,容月只觉全身冰凉,没有一点温度,哪怕有厚实的被褥盖在身上,她依然冻得瑟瑟发抖。

    守在床边的朝儿第一时间发现异常,急急准备数个热烘烘的手炉,塞入她怀中。

    小姐,您是不是又梦到了那个女人?待她脸色好转,朝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容月恍惚着,没有回答她。

    那天实在是太冷太冷,她找到丁婵云时,丁婵云还悬在边缘,没有掉落下去。

    容月趴在寒气逼人的雪地里,拼命地抓住丁婵云的手,想把她拉上来,可丁婵云不愿意,甚至狰狞地看着她,笑容扭曲:容月,你喜欢七哥哥?

    齐瑄,在皇子中排行第七。

    若他知道,你害死他最爱的人,他还愿意娶你吗?丁婵云恶狠狠说着,用力地甩开了她的手。

    容月吓得心胆俱裂,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丁婵云坠入深渊。

    她恨丁婵云拿自己的性命来离间他们,但也心中有愧,故即便后来丁家人冤枉她,骂她心狠手辣,见死不救,她也不曾辩驳。

    只是,正如丁婵云所愿,在这件事之后,她与齐瑄之间原本还算和缓的关系,彻底崩裂。

    齐瑄自此恨毒了她。